朔間家的狗

CP會拆會逆
http://www.plurk.com/BBIoG

凜泉|《魔女と剣1》Chapter. END


——瀨名泉今年已經二十歲。
細數這段日子,他在流浪的巫師那學會各種魔法,住在朔間凜月家學習各種關於草藥的知識成為了見習醫生,也見到了遊木真圓滿了一直以來的心願。
從那天一直以來沒有變的,恐怕就是……

「小瀨——我餓了。」
「……餓了就從床上自己起來,超煩人。」
當朔間凜月如往常的從瀨名泉的肩膀咬下去,瀨名泉卻露出了不同以往的微笑。
「小瀨在笑什麼?」
搖搖頭,瀨名泉敲了一下他的後腦勺。
「你再吃下去我就要死了。」
瀨名泉冷靜地在不知節制的魔女耳邊喘息,適時地出聲讓他停下吸血的行為——而魔女像是被這番話嚇到一樣反而抱緊了人類,帶著眷戀的表情蹭了蹭被他咬的頸窩,撒嬌似的細語。
「是小瀨太好吃了,才不是我的錯。」
「...

凜泉|《魔女と剣》-10

「我並不想成為巫師或魔女,我就是我自己,讓我回去找朔間凜月!」

瀨名泉抓住月永雷歐的手臂,堅定的眼神讓月永雷歐有點看傻了眼,原來他能露出這種漂亮的表情。

「真羨慕他。」

「什麼?」

「就像守護誓約的騎士一樣,你堅定的眼神是折不斷的劍,但願我不會後悔讓你回到魔女的身邊。」

瀨名泉聽不懂,只是望著他的臉,忍不住哭了出來。

「你們都是笨蛋……」

要笑的話,就發自真心的微笑阿。

「為什麼你們總是要露出像是在哭的笑臉,真的醜死了……」


世界的景色在倒退,蒼茫的白光在人類的眼前顯得像是身處泡沫之中,輕盈、卻令人無法喘息。

年幼的他無法描述正經歷的未知,直到一陣暈眩過後才慢慢清晰了視...

凜泉|《さくまりつはあのゆうれいなんだって》

[突然想寫一下空氣坑(幹)]


所有人都不記得他是誰了。
瀨名泉抓握著本來應該是要跟那個誰一起擠在這小張紙裡的過去,如今連他的長相都已經完全忘卻,留下的只有四個平假名寫在背面成為了唯一的線索。
くまくん。
他到底是誰呢?是他的熟人嗎?

摸摸一直很珍惜的相本,滿滿的相片被整齊的排版在每一頁裡,有他自己的獨照、還有少數幾張跟ゆうくん一起的合照,更多的是與自己的同班同學還有團體的照片。
可是這些照片裡好像全部都少了一個人——不對,應該是「多」了一個人。

無論如何都想不起來他是誰。
『セっちゃん真過分耶。』
可是好像有誰輕柔地撫摸著自己的臉頰這麼對他說,『幾年不見了,馬上就忘記我了嗎?』
你看。聲音說,順著...

凜泉|吸血鬼*醫生paro 《被實驗對象》

*早上下班沒睡寫的東西沒有邏輯

白色病房裡的空氣很沉悶,在只有他一個人的房間,他想做什麼都行,只要不給別人添麻煩都好。
黑髮的男子一開始還覺得這樣其實挺好,既能逃避討厭的陽光跟惱人的聲音,也可以獲得比平常更多的睡眠時間。
「朔間,把門打開!」
門外的叩叩聲吵醒了他,每次每次都跟醫生說不要叫他『朔間』,但他就是不聽,非要在只有兩人獨處的時候才肯叫他想聽的稱呼。
「再不開門我就要踹門了!」
「小瀨好吵……」打開了門,血紅色的雙眼映出了醫生生氣的臉,那副銀色的眼鏡也反射了他明顯剛起床的樣子,啊啊,好睏,現在明明還是他的睡覺時間耶,「不是說沒事不要來敲門嗎?」
「那你也不能把病房的門鎖住啊!」醫生生氣的說,「趕...

凜泉|《魔女と剣》-9

「你要不要去見他?」

瀨名泉看著橘髮巫師的臉,內心湧動出來的是期待的情緒。

「我當然要去……吧?」可是,他好害怕,「遊君看起來不記得我了。」

事到如今還要再去干涉現在已經很幸福的「弟弟」嗎?還要再勾起那段不愉快的回憶嗎?

他是擁有銀髮的人類,而他是有著漂亮綠寶石眼瞳的藝術品。

月永雷歐把手再次放在水晶球上,從裂痕的地方滲出一點點紅黑,直到顏色染紅了整個球體碎裂,任何影像都沒有顯現出來,不過卻有一股薔薇香味融化在空氣中,強烈得差點讓人受不了。

魔女的執念超過了他的想像,啊啊,靈感正在爆炸,新的咒文、新的魔法在他腦裡浮現,忽然強硬的牽起瀨名泉的手,吟唱出了只有在此時屬於他們倆個的連結,...

© 朔間家的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