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間家的狗

CP會拆會逆
http://www.plurk.com/BBIoG

凜泉|《魔女と剣》-10

「我並不想成為巫師或魔女,我就是我自己,讓我回去找朔間凜月!」

瀨名泉抓住月永雷歐的手臂,堅定的眼神讓月永雷歐有點看傻了眼,原來他能露出這種漂亮的表情。

「真羨慕他。」

「什麼?」

「就像守護誓約的騎士一樣,你堅定的眼神是折不斷的劍,但願我不會後悔讓你回到魔女的身邊。」

瀨名泉聽不懂,只是望著他的臉,忍不住哭了出來。

「你們都是笨蛋……」

要笑的話,就發自真心的微笑阿。

「為什麼你們總是要露出像是在哭的笑臉,真的醜死了……」


世界的景色在倒退,蒼茫的白光在人類的眼前顯得像是身處泡沫之中,輕盈、卻令人無法喘息。

年幼的他無法描述正經歷的未知,直到一陣暈眩過後才慢慢清晰了視野——瀨名泉認得出朔間凜月的樣貌,卻沒見過他失控過後魔女的真實。

這真的是他認識的那個不管做什麼事看起來都游刃有餘的朔間凜月嗎?

「別過去。」月永雷歐皺起眉,阻止了想往前的小孩,眼前的魔女讓他打從內心害怕,明明身處白晝卻透露了屬於黑夜魔物的殺意,「沒想到才短短幾個月就病發得這麼嚴重。」

病發?月永雷歐說了什麼?他知道些什麼有關朔間凜月的事情嗎?

「小熊他……生病了嗎?」

又想踏出腳步靠近查看的瀨名泉下一秒就被巫師強硬地給拽了回去,讓心急的人忍不住朝著他大吼。

「你幹嘛!」扯開了抓住他的手,瀨名泉差點直接咬下去:「小、小熊他……他看起來很痛苦的樣子!放開我!笨蛋!」

既然生病了,為什麼不告訴自己呢?

為什麼要一個人獨自承受呢?

難道自己就那麼令人無法信任嗎?

「你過去的話,可能會死你知道嗎!」瞪了一眼不知死活的人類小孩,月永雷歐哼了聲看著開始用粗暴動作扯下花朵的魔女,「瀨名,我知道你想講什麼,可是對你來說,真的有那個價值嗎?」

「你在……說什麼?價值?」

「你也才跟魔女接觸不到一年,也就是說你們連掏心掏肺的親友都算不上,頂多只能說是被撿回家的累贅吧。」

「欸?」

「不然呢?他又沒跟你訂任何契約也沒對你下詛咒,總不可能一個陌生的傢伙完全沒有可疑的企圖就接收一個來路不明的小鬼還對他這麼好,嘛,魔女都是一群情感有缺陷的傢伙喔?」月永雷歐——橘頭髮巫師用天真的臉對著他說,「可是,我很羨慕你,瀨名。」

「你還記得我們第一次見面嗎?」

那可真是發生了不小的騷動,月永雷歐離開餐會之後立刻就遇到了主辦者的魔女朔間零,遇見了氣味的源頭卻有些對他警戒,因為那張臉明顯就不是歡迎他的表情。

朔間零站在傘下,旁邊跟著的是銀色的兇狼使魔,那雙標示著朔間一族的紅色雙眼才在離開前看過,現在在這雙眼瞳裡沉睡的危險正是身為魔女對他的警告。

「零——就是凜月的哥哥,問我是不是看出了什麼,雖然他說的話一直很難懂,不過我覺得他是在忌妒你。」

「小瀨?是小瀨的味道嗎?」

「小瀨到底去哪裡了?怎找也找不到……」

「怎麼辦?小瀨是不是討厭我了?」

被不屬於他們倆的聲音拉回注意,本來還想追問月永雷歐到底想說什麼的瀨名泉看見了房子前的大片玫瑰花已經所剩無幾,朔間凜月就坐在中間呆呆的曬著太陽一副病弱得快要暈過去的樣子,手上還抓扯著玫瑰的花瓣喃喃自語,不知道從什麼時候出現的黑眼圈也明顯到讓人心疼的地步。

忍受不了目前的狀況,到底還是個年幼的孩子,瀨名泉用力踹了月永雷歐一腳讓他放手,直接衝過去抱住了朔間凜月,忍受了他的掙扎,所有對他的攻擊都承受了下來。

「是我,小熊,是我!」

大叫著想喚回魔女,可朔間凜月好像聽不見一樣,直接對著他的肩膀咬了下去,吸到想要的血液時控制不住自己,一直吃到懷裡的瀨名泉慢慢鬆開緊抱他的手為止才恢復理智停下。

「小瀨……?真的是小瀨?」

「對不起……對不起……」

瀨名泉顫抖著伸手摸摸朔間凜月的頭,第一次對他露出微笑。

「哭得醜死了,笨蛋小熊……」

「小瀨、小瀨……這次絕對不會再失去你……」哭著的臉沾染上了血色的腥紅,被棘刺劃出傷痕的手指抹上了昏過去的人的眼角,濕熱的淚水刺痛的是他的靈魂。

巫師眨眨雙眼,人類的小孩看起來不像是被弄死而是因為被吸收太多的精神力而暈了過去,雖然不能放心,但也鬆了一口氣。

揉亂了原本就亂糟糟的魔女的頭髮,巫師哈哈的笑容與露出珍貴笑容的人類之子驅逐了痛苦的幻影,虛弱的身體抱緊了得之不易的寶物大聲地哭了出來。


「要記得實現他的願望,被小騎士守護的不成熟魔女。」


评论
热度(22)
© 朔間家的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