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間家的狗

CP會拆會逆
http://www.plurk.com/BBIoG

凜泉|《さくまりつはあのゆうれいなんだって》

[突然想寫一下空氣坑(幹)]


所有人都不記得他是誰了。
瀨名泉抓握著本來應該是要跟那個誰一起擠在這小張紙裡的過去,如今連他的長相都已經完全忘卻,留下的只有四個平假名寫在背面成為了唯一的線索。
くまくん。
他到底是誰呢?是他的熟人嗎?

摸摸一直很珍惜的相本,滿滿的相片被整齊的排版在每一頁裡,有他自己的獨照、還有少數幾張跟ゆうくん一起的合照,更多的是與自己的同班同學還有團體的照片。
可是這些照片裡好像全部都少了一個人——不對,應該是「多」了一個人。

無論如何都想不起來他是誰。
『セっちゃん真過分耶。』
可是好像有誰輕柔地撫摸著自己的臉頰這麼對他說,『幾年不見了,馬上就忘記我了嗎?』
你看。聲音說,順著淡薄的影子那邊看過去,瀨名泉下意識點了點頭,想要伸手去抓他還看不見的東西。
『セっちゃん還碰不到我喔,你要想起來……想起來我到底是誰才可以。』




睜開雙眼,清冷的早晨讓瀨名泉不免賴了一下床,蹭著床鋪的溫度把整個人埋在棉被裡深呼吸然後才慢慢地把頭伸出來。
「好冷。」
可是,該起床了。

今天應該是沒有工作的,前陣子把工作都排滿滿的果然還是有點吃不消,還是要適時地休息才可以好好保護自己的身體,雖然不太一樣,但還不至於像某人一樣為了配合他們的時間而倒下……?
眨眨眼睛下了床,伸了個懶腰後把棉被摺好,換下了睡衣進了浴室洗漱。
一如往常的他的牙刷,他的漱口杯跟毛巾都放在架上,習慣性地伸手過去摸了兩下,拿起來的東西卻不是他自己的物品。
這條紅色的毛巾是誰的?瀨名泉還記得他的毛巾是淺藍色的。

把毛巾放回原位看了看,搖了搖頭拿起了自己那條開水沾濕、擰乾,冰涼的水刺激了感官神經試圖讓腦袋清醒,拿了長夾把劉海往旁邊夾起來,化妝水、乳液簡單的保養是他每天都會做的功課。
然後他會多擠一點在手心,走出浴室把頭上的夾子取下回到床邊,準備……嗯?為什麼他要做這種多餘的事情呢?
明明只有自己一個人住。

為了不浪費多餘的乳液就直接抹在了手臂上,換穿好衣服後走回浴室整理自己的頭髮。
頭髮捲捲的好討厭啊,尤其是自然捲非常難整理得很好看,哪像某人,只要把頭髮洗乾淨了,吹乾就會摸起來很柔順。
……?
停頓了關上冰箱的手,瀨名泉拿了兩片土司放進烤箱,倒了杯牛奶坐在沙發上打開了電視,讓聲音充滿他的小空間。
從起床到現在,好像有哪裡怪怪的,但又好像沒有。

叮——的一聲響起,烤箱的提示音將瀨名泉拉回現實,取出了吐司自然而然地分了兩盤——又來了,為什麼他會這麼自然而然的就做出這種舉動?
搖搖頭,一邊看著電視節目一邊解決了早餐,收拾乾淨後開始打掃住處。
抹布擦過了桌面,掃把掃過了行走的地板,打開櫃子把東西都拿出來,大大小小的盒子裡裝的是越買越多的東西,他喜歡用的香水跟一些平常用不到的小擺飾。
打開了其中一個像是禮物盒的包裝,擁有紅色寶石眼睛的小熊玩偶靜靜的躺在裡頭,藍色的緞帶綁在脖子上,像是藝術品一樣的寶石折射了光線閃耀著。
好漂亮的東西,可是,他有買這隻熊嗎?

沒有把熊拿出來,而是重新把包裝小心翼翼的封回去放在旁邊,繼續整理了其他東西。
這次是把裝著信件的盒子打開,裡面塞了滿滿的粉絲信,真是懷念的東西。
「くま……ちゃん?誰啊?還用這麼奇怪的貓貼紙。」撕開了貼紙,那是灰色的貓生氣的表情,抽出了信紙,上頭只寫著我喜歡你幾個字。
應該是某個害羞的粉絲吧?
他想,然後把信隨便放在剛剛的禮物盒上。

把東西都塞回去櫃子裡,瀨名泉看著剛剛被他拿出來卻沒放回去的東西,直覺覺得應該是同一個傢伙送給他的。
沒有任何依據,也沒有任何證據證明這兩個東西就是同一個人送給他的。
可是他寧願這麼想。
瀨名泉花了一點時間終於結束了清掃工作,看了眼牆上的時鐘,又進了房間換了另一套衣服,帶上了包包、戴上了帽子,準備出門購物。
他穿好鞋子站在玄關等了一會,發現自己不知道在幹嘛。
他是在等誰呢?

確實地把門都鎖好出了門,瀨名泉寧願確認自己的購物清單也不想去做過多的想像。
例如自己可能患上了某些病症或是有人在跟他開玩笑之類的,不然怎麼可能?




「ゆうくん!」開心的小奔跑過去,他看見遊木真一邊滑著手機的樣子就很愉快,「你等很久了嗎?抱歉喔,讓ゆうくん寂寞了。」
而遊木真也很習慣的陪笑,收起了手機下意識躲開了想要挽上他手臂的人,「我都已經二十幾歲了,泉さん。」
從他快要畢業開始,他跟遊木真的關係才逐漸好到可以互相約出門的地步,這也沒關係,代表他們正在往好的方向前進。

一邊走在路上,遊木真都在觀察瀨名泉的一舉一動。
「ゆうくん,怎麼了?」
「……沒事。」他看著瀨名泉手上正準備放到購物車裡的小熊玩偶跟生氣表情的灰貓玩偶,把自己想買的東西放也放進去:「只是在想泉さん其實也變了很多。」
「變了?有嗎?」他不是很規律的在生活嗎?接工作、然後出門逛街購物,定期地把遊木真還有其他人約出來聯絡感情,很平常吧?

「——くん走了之後,更明顯。」
「嗯?」好像沒有聽清楚,瀨名泉又把小熊造型的東西往購物車裡丟:「ゆうくん你餓了嗎?我訂了餐廳,等等就可以直接上去吃了。」
遊木真的表情有點微妙,一邊走在瀨名泉旁邊,一邊聽他回憶過去的事情,可是這些敘述裡永遠都少了一個人。
「Knights是五個人吧?」
「……是嗎?」
空氣一瞬間有點尷尬,遊木真趕緊轉移了話題將推車推去結帳。




回到家,瀨名泉有些疲憊的把手上的袋子往沙發上扔,自己坐在旁邊抱著枕頭,把整個人都縮在一團看著他買的小熊玩偶從袋子裡掉了出來。
真是,為什麼他會買這個東西呢?而且還買了生氣的灰貓玩偶。
把玩偶撿起來,瀨名泉看著小熊的臉然後把生氣的灰貓從袋子裡拿出來把它們擺在一起。
「看起來好像很幸福的樣子。」
真好。

什麼時候Knights有五個人了呢?
「是我忘記了嗎?」
『嗯,是セっちゃん擅自忘記了喔。』聲音又響起,從早上整理出來的禮物盒裡發出了噪音,擁有漂亮紅色眼睛的熊玩偶跳了出來,歪歪斜斜的走路姿勢看起來有點好笑,『我可沒有忘記セっちゃん。』
「……熊玩偶說話了……」揉揉自己的雙眼,瀨名泉有點不敢相信那隻玩偶竟然動了起來還跟他說話,看著玩偶跳上了沙發靠著他,好像也沒有要傷害他的意思:「你是誰?」
熊玩偶靜靜的抬頭看著瀨名泉,用塞滿棉花的手用力揍了一下他:『笨セっちゃん。』
熊玩偶好像生氣了。
抱起玩偶跟他對看,果然還是……標籤上好像寫了些什麼。
「くま……くん,你是くまくん?」
熊玩偶笑出聲音,掙脫了瀨名泉的手爬上了他的胸膛蹭了蹭:『嗯,我是你的くまくん喔。』

『你今天跟ゆうくん一起出門了吧?』
「你怎麼知道?」
『味道這麼明顯,真是的,我一不在セっちゃん就去勾搭別的男人。』
瀨名泉把玩偶從身上拔開單手抓著他:「我可不想聽現在是玩偶的くまくん說教。」
『……セっちゃん有想起來我是誰了?』
「哼,明明在畢業那天讓我忘記一切的笨蛋幽靈在講什麼?」

他的初戀只維持到從夢之咲畢業那天,自從那天之後就聽說夢之咲好像鬧了鬼,晚上的音樂教室都會傳出好聽的鋼琴樂音,還有到處在陰暗地方睡覺的黑色紅眼貓咪住在學校裡。
不知道為什麼,所有看過那隻貓的學生都叫他朔間凜月。
「原來就是你這傢伙在搞鬼。」
『因為我很想你啊,我又沒辦法自己從學校離開,所以セっちゃん畢業前我就把這隻熊偷偷放在這裡等你打開。』

「要是我一輩子都沒打開的話你不就要在盒子裡睡一輩子。」
熊玩偶揮動著短短的手,『不會的,因為セっちゃん雖然是笨蛋,但我相信セっちゃん一直都很喜歡我。』
如果你沒有很喜歡我,就不會還留著他曾經以人類姿態住在他家裡使用的東西沒有丟棄,如果你沒有很喜歡我,就不會還下意識覺得『朔間凜月』還住在這個家裡。

哼了聲,沒有否認的意思,瀨名泉想到了什麼,起身去書桌前把相本打開——
「くまくん……」
『嘻嘻,我很喜歡這張照片,這是我們交往後第一張合照。』
只有一張的照片,最終被留在了瀨名泉的相簿裡。
『怎麼了?不要哭嘛,セっちゃん哭起來好醜喔。』
「少囉嗦、啦,笨蛋。」抱緊了熊玩偶,瀨名泉總算想起了全部的事情。
一點一點拼湊,一點一點完整。

因為,多餘的並不是朔間凜月。
『セっちゃん,親一個?』
吸吸鼻子,瀨名泉看著熊玩偶親了下去——




「セっちゃん,早安?」
「……くまくん……?」
親暱的蹭了蹭難得比他還晚醒的人,朔間凜月在他額頭上留下一吻:「做惡夢了?」
惡夢?
「因為セっちゃん哭起來的樣子好醜喔。」
對著他笑嘻嘻的臉,瀨名泉忍不住伸手去捏對方的臉頰。
「少囉嗦啦,笨蛋くま。」

沒有忘記你,真是太好了。
在夢中也故意捉弄自己的笨蛋幽靈先生。

评论
热度(32)
© 朔間家的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