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間家的狗

CP會拆會逆
http://www.plurk.com/BBIoG

凜泉|吸血鬼*醫生paro 《被實驗對象》

*早上下班沒睡寫的東西沒有邏輯

白色病房裡的空氣很沉悶,在只有他一個人的房間,他想做什麼都行,只要不給別人添麻煩都好。
黑髮的男子一開始還覺得這樣其實挺好,既能逃避討厭的陽光跟惱人的聲音,也可以獲得比平常更多的睡眠時間。
「朔間,把門打開!」
門外的叩叩聲吵醒了他,每次每次都跟醫生說不要叫他『朔間』,但他就是不聽,非要在只有兩人獨處的時候才肯叫他想聽的稱呼。
「再不開門我就要踹門了!」
「小瀨好吵……」打開了門,血紅色的雙眼映出了醫生生氣的臉,那副銀色的眼鏡也反射了他明顯剛起床的樣子,啊啊,好睏,現在明明還是他的睡覺時間耶,「不是說沒事不要來敲門嗎?」
「那你也不能把病房的門鎖住啊!」醫生生氣的說,「趕快回去躺好……嗚哇,你這間還是一樣冷到不行,朔間,雖然你不喜歡曬太陽,但至少把燈打開好嗎?」
又來了。
「例行的身體檢查,讓我進去。」
「不要,醫生不可以進來。」
「哈?憑什麼?」
「因為我睏了。」把人推出門外然後快速的關上門,雖然隔不住外頭傳進來的喊叫,可病房裡頭的聲音卻一點也傳不出去。
「小瀨大笨蛋!」
慢慢的,黑髮男子開始狡詐,眨眨在黑暗中也能看得清楚的眼睛,重新趴回去床上,卻怎麼也睡不著了。

這裡並非是一間醫院,而是把人關在名為病房裡的監禁設施。
朔間凜月也不是一開始就待在這座設施裡的病人,但,他不知不覺逃避了這個世界。
厭惡曬到任何陽光、也討厭這個世界上絕大部分的聲音——他聽得見非常細微而且清楚,這造成了他睡眠上的障礙以及困擾。
「小瀨、小瀨!」
「你為什麼又跑出來了?不是說要乖乖待在病房裡的嗎?」
「房間裡太無聊了。」朔間凜月抱著從隔壁房間搜刮來的零食縮在他主治醫師的辦公室沙發上吃著,「小瀨你要不要吃?」
「不要,還有你不要叫我小瀨,朔間。」
「那醫生也不要叫我朔間。」硬是塞了糖果在他手上,朔間凜月有點不高興:「為什麼不叫我小熊了呢?明明一開始是這麼叫我的。」
銀灰頭髮的醫生沒有應答,皺起眉頭差點把糖果吐掉,手上的病歷被他用好看的字體唰唰的寫了一堆朔間凜月看不懂的字。
見人沒打算理他,朔間凜月乾脆把整袋糖果都丟在醫生的桌上,面無表情的躺回沙發閉上眼蹭著椅墊就這樣睡去。

在這座設施裡,只有朔間凜月是特別被允許可以在各個病房間自由活動的病患。
『……醒一醒。』
『喂、快點醒來!』
他好慌,滿身是血的傢伙倒在他的身下,沒有了呼吸,一動也不動的就攤在地上,任憑他怎麼叫也沒有回應。
這是他做的嗎?
他只是想要吸血而已,如果不這麼做他就會死掉。
他只是想要活下去而已。
『拜託、不要嚇我……』
在記憶中每次當他這麼做時,都會有大人們摸摸他的頭告訴他:你沒錯,你做得很好。
但真的沒錯嗎?他真的做得很好嗎?
明明這些人是他的「朋友」,自己卻沒辦法違抗自己莫名其妙的本能而把「朋友」都「吃」了。
可是只要不吃,身體就會很焦躁,他也不是一開始就那麼討厭陽光,而是只要一吃,五感就會變得非常敏感,甚至有種自己不是人類的感覺。
「你什麼時候覺得自己是一個人類了?」
直到有一個新來的醫生這麼對自己說,毫不掩飾的表情看起來卻不令人討厭。
他的臉長得好漂亮。
「你為什麼一直盯著我看?是不是住在這裡太久腦袋終於壞掉了?」
「……笨蛋。」
撇過頭,朔間凜月哼了聲直接逃離了現場,扔下了新的醫生與地上的屍體回到自己房間,躲進了浴室脫下睡衣才發現自己居然在發抖。
為什麼會有這種感覺?這個新來的醫生明明對他的態度這麼差,為什麼他的臉變得這麼燙?
活過了十七個年頭,朔間凜月第一次從鏡子裡看見臉紅的自己,好奇的捏捏自己的臉卻立刻放開手,好似多摸一秒就會被燒傷一樣奇怪。

就這樣,朔間凜月常常跑去新來的醫生那裡進行騷擾的作業——實際上醫生的辦公室是他被禁止進入的地方,只要被發現了就會被醫生向上舉報,懲罰可是很可怕的一件事。
「現在回你的病房的話,我就不檢舉你闖入我的辦公室。」
「不要,反正我也沒做什麼就讓我待著嘛。」
醫生直接按下了通報按鈕,嚇得朔間凜月瞬間彈起來看著立刻有人從門外闖入把他架了出去,他們手上甚至還拿著槍械對準了他——
「不要那麼囂張,小吸血鬼。」醫生說,藍色的眼眸像是在嘲笑他:「不許再擅自進來。」
「醫生小氣鬼!」
等待他的是完全沒有進食機會的禁閉,自那時開始,朔間凜月已經快要一個禮拜沒有吃任何東西了,更何況吸食誰的血液。
頭腦變得好遲鈍,能聽到的聲音變得好小聲。
也沒有人會來探望他,連病房的門都不曾被打開一條隙縫。
臭醫生。
連聲音都發不太出來。
「有好好反省了嗎?」
睽違一個禮拜,朔間凜月差點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覺。
從房門口出現的是拿著病歷報告的醫生,還有那些持槍的傢伙,模糊的視線勉強能分辨出他們到底有幾個人。
「懲罰結束了,讓他吃吧,小心不要弄得到處都是。」

「嗨,醫生。」
朔間凜月躺在沙發上舉起手,笑瞇瞇的起身看著進辦公室的人。
「……你還學不到教訓嗎?怎麼又擅自進來。」
「哼哼。」朔間凜月不得不覺得懲罰對他來說是有用的,可仔細一想,把他關在房裡禁食一個禮拜對他造成的影響不見得都是壞處,「因為禁食的影響讓我聽不見聲音,睡得還不錯,所以不要再讓我吃了,好不好?一吃就會變得聽得見很多聲音,好吵。」
「不可以。」醫生很快的回絕了這個提案,「快回去,我相信你不會覺得等下我對你的說教會安靜到哪裡去。」
但他只是搖頭,「醫生的話……沒問題,小瀨的聲音很好聽。」
「什……」醫生瞪著他,用手上的板子輕輕打在朔間凜月的頭上:「小瀨是怎樣,沒禮貌的小鬼!」
「反對暴力!」吐了舌頭,朔間凜月撥開了他的手,「那你也可以叫我小熊嘛?不要叫我朔間。」
「憑什麼?」
「憑我喜歡瀨名泉醫生。」
醫生——瀨名泉馬上伸手就去摸摸朔間凜月的額頭再摸摸自己的,「沒發燒啊?喂,你知道你剛剛說了什麼嗎?」
「我說我喜歡你?」
「別開玩笑了。」瀨名泉哼了哼,「就你這種小鬼還想像人類一樣談情說愛?我可沒興趣跟吸——!」
瞪大雙眼,朔間凜月那張放大的臉就在自己眼前,柔軟的嘴唇就直接覆在了自己的唇上,這該死的小鬼還伸舌頭舔了一下。
嚇得推開了人,瀨名泉愣愣的看著他。
「我是這座設施的實驗品,我知道的。」朔間凜月笑嘻嘻的臉與他現在快速怦怦跳的心臟非常不搭,「小瀨……不喜歡我的話,我就消失也可以喔?」
人類的情感好複雜,朔間凜月用力握了握拳,後退了一步:「或是像第一次懲罰我那樣,讓我不見任何活生生的人,讓我不吃任何東西……這樣,即使感官通通退化到無法運作,我也會想著小瀨的吧?」
即便這樣的喜歡很膚淺,但朔間凜月仍然堅持那就是他從各種書上認知的情感——愛情。

「所以,不要討厭我嘛?」

瀨名泉沒有再懲罰越線的朔間凜月。
不知道為什麼,越是對他限制就越會收到反效果。
「……小熊,起床。」
「別吵嘛……」抓著棉被不放,朔間凜月非常不喜歡在還是白天的時候醒著,「再讓我睡一下……」
「你已經說了這句話快十次了!起床!你再不吃東西就真的會死!」
瀨名泉很生氣,自從那一日開始,朔間凜月就變得比以往還要任性,就算沒有對他做出任何處置,他也拒絕見除了瀨名泉以外的人、吃任何的東西。
這樣的實驗、這樣的研究還有意義嗎?他到底是為了什麼才來到這座設施接管這麼麻煩的吸血鬼的一切?
「又沒關……唔……?」
抓起朔間凜月的睡衣衣領,瀨名泉不知道為什麼腦袋一熱就親了下去,雖然瞬間就放開了。
「囂張的臭小熊,如果你再不吃東西我就殺了你。」
遲鈍的腦袋讓朔間凜月沒辦法立刻反應過來剛剛發生了什麼事,下意識點了頭,然後看見瀨名泉拉開自己的衣領把他的頭按在自己肩上,做好了心理準備才讓人咬下。
痛覺傳達到了大腦,可瀨名泉卻覺得渾身都變得敏感,多碰一下好像就會失去理智。
「……小瀨醫生?」稍微恢復了一點理智,朔間凜月被瀨名泉的樣子嚇得馬上放開了人,晃了晃他的肩膀確認他是不是還活著。
「不要再、晃……」
「……你是笨蛋嗎!」劈頭就對他大罵,朔間凜月並沒有就此放下心來:「你知道你很可能會被我弄死嗎?以後不要再做這種事情了!」
還好、還好你沒事。
朔間凜月的眼淚忍不住落了下來。
再也不想看到他珍重、喜歡的人消失在他的世界裡了。
「不要……哭……」隨便止住了血,瀨名泉想站起來卻沒力氣直接倒在朔間凜月身上,奇怪的感覺殘留在他身體上久久無法消退,甚至變得有點神智不清,用身體去蹭著比自己體溫還要低的吸血鬼才能舒緩一點這樣的感覺。
「小瀨……?」
「吶……小熊……再吻我一次?」
「欸?」
「快點……」
來不及細想,瀨名泉爬起來抱住了朔間凜月,沒了反應。
這下朔間凜月只能僵在那,根本不曉得發生了什麼事。
「……小瀨?醫生?」
「不會死了吧……喂……」再次緊張起來的心情在確認對方只是昏睡過去之後放下了心,緊緊的抱著人依他所言親吻了他。

從有過這種經驗之後,朔間凜月開始乖乖進食,也不太去騷擾銀灰頭髮的醫生了。
就連每次例行的身體檢查或是抽血都由別的醫生來做。
「朔間,開門。」
「……」
「如果你不開門,我就要踹門了。」
「朔間凜月!你給我適可而止!」
砰的聲,門雖然沒有真的被踹開,但也顯得踹門的人情緒足夠憤怒。
「不開門就算了。」

聲音逐漸遠去,那是朔間凜月最後一次聽見瀨名泉的聲音。
也是朔間凜月下定決心離開這座設施的原因。


「現在為您插播一則新聞。」
新聞臺上的主播用專業的口吻敘述了以下這則報導。
在日本某處被查獲了違法的人體研究設施,救出了被關在設施裡的實驗對象也沒收了實驗資料,據傳警察進入時設施內的狀況慘不忍睹,相關研究人員都失去了生命跡象……


「我來找你道歉了,所以就原諒我嘛……」
「被非人實驗體愛上的非法醫生小瀨♪」

评论(2)
热度(39)
© 朔間家的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