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間家的狗

CP會拆會逆
http://www.plurk.com/BBIoG

凜泉|《魔女と剣》-9

「你要不要去見他?」

瀨名泉看著橘髮巫師的臉,內心湧動出來的是期待的情緒。

「我當然要去……吧?」可是,他好害怕,「遊君看起來不記得我了。」

事到如今還要再去干涉現在已經很幸福的「弟弟」嗎?還要再勾起那段不愉快的回憶嗎?

他是擁有銀髮的人類,而他是有著漂亮綠寶石眼瞳的藝術品。

月永雷歐把手再次放在水晶球上,從裂痕的地方滲出一點點紅黑,直到顏色染紅了整個球體碎裂,任何影像都沒有顯現出來,不過卻有一股薔薇香味融化在空氣中,強烈得差點讓人受不了。

魔女的執念超過了他的想像,啊啊,靈感正在爆炸,新的咒文、新的魔法在他腦裡浮現,忽然強硬的牽起瀨名泉的手,吟唱出了只有在此時屬於他們倆個的連結,將香味隔開在他們之外。

「……雷歐,我要回去找小熊,帶他一起去。」

但一說出口,月永雷歐卻疑惑的問他:「你真的想要待在魔女的身邊嗎?」

「你是什麼意思?」瀨名泉警戒的甩開月永雷歐拉著他的手,本來看到幸福的遊君好不容易笑出來的表情在一瞬間變得面無表情,甚至有點生氣。

這對他來說,要離開誰、依靠誰,都不是他所能承受,如果有任何人因為如此而失去了什麼,那麼他自己也不會好受。

月永雷歐笑了出來,對他說當然是字面上的意思,果然文字什麼的並不能表達自己真正想要讓你理解的意思嗎?

並沒有惡意,只是純粹的認為年幼的瀨名泉並不自知自己真正的價值在哪裡,從零到十年的時間經過並不能幫各方面都還不足的人類判斷還未學習的一切,在他看來,瀨名泉就是一張逐漸被沉重的紅束縛住的白紙,如果他輕易接受了魔女的執念……

「你知道魔女的時間比人類還要慢上很多嗎?」

這意味著魔女很長壽,即使人類已經七老八十,但魔女卻能保持貌美的外表,人類也會比魔女還要早死去,「即使這樣,你也要跟在他身邊嗎?」



月永雷歐是流浪的巫師,他正在尋找這個宇宙裡最閃閃發光的堅毅星星,所以他什麼都做不到、什麼也給不出。

他的愛情都給了他的妹妹,還有他的青春,如果失去了其中一樣,他也不會存在於現在的瀨名泉面前。

巫師的身分讓他可以看透清澈的真心,月永雷歐可以向瀨名泉自豪自己所擁有的天賦,然後對他透露自己所想——但是他不喜歡瀨名泉眼神中的膽怯,所有人類都是這樣的嗎?

因為害怕失去,所以下意識對想擁有的事物後退了一步、兩步,甚至變成真正的膽小鬼,如果瀨名泉也是這樣,那他就會放手,把過早墮落的靈魂還給已經染上病症的魔女,或許這樣才比較符合失去光輝的終末?


「你這個膽小鬼!」

出乎意料的,瀨名泉好像沒有他想像中那麼脆弱,「不要用你的自以為來擅自斷定他人的情感,你認為你什麼都沒有給我嗎?你覺得小熊……朔間凜月他給我的東西,我能夠輕易捨去嗎?還有遊君他……我只是……不想承認而已。」

沒有自己,遊木真一樣可以活得很好,甚至在跟他在一起的時候還要開心很多。

難道這樣不夠嗎?

難道這樣在別人眼中,自己的這份膽怯,真的有那麼不可饒恕嗎?

薔薇的香味讓他想起來自己的不成熟,即便是被月永雷歐勸誘也沒辦法再動搖他一分一毫了。

「小瀨就是小瀨。」

「不需要為誰改變,被誰左右。」


因為這個笨蛋魔女,好像是這麼說的吧。


评论(2)
热度(14)
© 朔間家的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