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間家的狗

CP會拆會逆
http://www.plurk.com/BBIoG

凜泉|《魔女と剣》-8

「喂——」

「小——瀨——」

「出——來——玩——」

沒有在這裡……

已經過了多久了?

在這幢不大的房子裡到處都沒有那銀髮小孩生活過的痕跡,倒是本來整齊的空間像是遭過小偷一樣被翻得雜亂不堪。

好睏,好累,好想睡覺。

但是還沒找到小瀨,不能睡。

對了,那朵花也不見了,是不是那個迷路的傢伙偷走了他的小瀨?

朔間凜月打開許久都未踏出一步的家門,環視著就算已經沒有人照顧也自己活得好好的薔薇,就連這裡,也已經失去了不曾擁有過的笑容。

在自己的印象裡,被他撿回家的孩子從來沒有對他笑過,哪怕只是把嘴角上揚一些些,也未曾施捨一點給所期望的魔女。

伸過手去任由棘刺劃出傷口,鮮紅色的腥甜味在空氣中擴散,不在乎被吸引來的多餘貪婪分食,焦躁過頭的魔女只想要帶回想看見的美麗事物,許下了不能反逆規則的願望並付出代價。

但,出於自私與相違情感的熟悉氣味與聲音阻止了他。

帶著狼的使魔嚇跑了貪婪,另一位魔女把自己身上的斗篷直接蓋在朔間凜月頭上,曝曬在陽光下的魔女強硬地將它整個抱在懷裡,低著頭讓過長的劉海遮擋住自己的表情,斜看了一眼被魔女吞食的小花園,什麼也不說的轉身把他抱進了屋哩,最後嘆了口氣。

「我沒有叫你來幫我。」

枯竭似的聲音從正在燒灼的喉間發出,表情扭曲的推開一直拒絕的事物。

「汝真的有覺悟把銀髮的人類帶回來嗎?」

銀髮的人類擁有各種魔法天賦,尤其是還未破處的小孩身體,據說把這種極其稀少的銀髮人類養到成年後獻祭給某些神明就能得到神秘的力量——這正是瀨名泉真正被拍賣的原因。

「我想要他。」

——情緒的缺陷遭致魔女的身體快速地惡化。

朔間零看著他弟弟,抓住自己肩膀的人不是別人,也不是他帶來的使魔,而是朔間凜月。

而這樣的朔間凜月,在他心裡流淌著同樣的血液,只有持續下去的生命無法讓他們分離。

「喂,阿凜他……」

「……」朔間零慢慢地安撫朔間凜月的情緒,從口袋裡拿出事先調製好的安眠香放在他鼻子下,看著人在他懷裡睡著:「凜月,汝越來越像是一個人類了。」

人類的孩子就這麼值得你如此執著嗎?

魔女最忌諱過於順從自己的慾望,對珍視的事物付出自身最大的情愛便是魔女的貪婪,要是失去了就會失控。

「小瀨……在哪裡……」

輕輕的夢囈,朔間凜月的不安穩與不安全感讓他脆弱,好不容易找到的重心卻消聲無跡,因為懼怕陽光的傷害讓他從來不去觸碰未知的恐懼。

當他在夜晚散步時看見了縮在角落發抖的瀨名泉時,就清楚的知道,自己被未知所吸引,任何不確定的元素都發生在這個銀髮的小孩身上,好想看看啊,看這個人類笑起來的樣子。

不知不覺已經將瀨名泉看成對自己很重要且無可取代的人了。

「魔女的愛情,可不是什麼好東西。」

從那日之後,朔間凜月已經踏不出自身創造出的空間一步,時間停止在瀨名泉從他生命裡消失的那一天,吃掉了對他來說極為重要的鮮紅色薔薇,甚至在殘破不堪的小花園裡看見了瀨名泉照顧死去花朵的身影,斥責自己為什麼甘於墮落在與他不相襯的深藍裡憂鬱。

十歲的稚嫩臉龐從來沒有對他露出真心的笑容,無論如何敲打就是沒辦法打開一點點縫隙窺視被保護得嚴密的世界。

為什麼,為什麼就是不對他笑呢?

「這下就只好把小瀨吃掉,這樣小瀨就屬於我了吧?」


在烈日下患上病症的魔女沾著自己的鮮血,對著失去花瓣的過去微笑著。


评论(2)
热度(23)
© 朔間家的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