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間家的狗

CP會拆會逆
http://www.plurk.com/BBIoG

泉凜|《こころの病気、今更治らないよぉ。》Chapter.1

漸漸地我們變遠了。
瀨名泉闔上眼,靜靜地聆聽窗外風吹過的聲音,那為生命帶來不多的生氣,伴隨落下的雨無情打落了盛開的花瓣,濕濘的空氣影響他本來沒理由波動的情緒。
照片在他手機裡一張一張被瀏覽,完全沒注意到身後出現了人,還沒有任何防備地被抽走了手機。
「喂、你幹嘛!還給我!」
「哼?」
朔間凜月故意拿高東西讓對方著急,隨便看了幾張就丟還給他:「小瀨真的不會膩耶?」
「少囉嗦,別隨隨便便就搶走別人的東西!連小學生都比你有禮貌!」珍惜地把螢幕擦乾淨,拍開還想搭上自己肩膀的手瞪了他一眼,「你怎麼可會懂遊君的好。」
是的。遊木真的好,只有他這個「哥哥」知道。
除了他,其他的什麼人都只是和自己搶走「弟弟」關注的傢伙而已。
為什麼?為什麼要看著其他人?
對此,朔間凜月沒有把話題延續下去,轉身往那張為他準備的床直接躺下去,反正也不冷,也就沒有蓋好被子,只是抱著蹭而已。
看不見背對他的睡臉,瀨名泉瞬間在腦袋裡思考了許多。
其實是不想要分走視線給其他的任何人的,但總是有個特別的傢伙能夠硬是出現在自己的狹小世界裡,並霸佔了一個極其曖昧的位置,到死都不肯離開。
……曖昧的。
「不好好蓋上被子的話會感冒的,小熊。」
平穩的呼吸無言的回答了他,嘆了一口氣覺得自己還真是習慣了朔間凜月的任性,伸手想要去拉那條被子幫他蓋上,卻不想下一秒卻被以為已經睡著的人用力拉住了手,直接撲跌在他身上。
「你幹嘛!」
「是小瀨太沒有戒心了……」
他說,發出軟細細的聲音沒有睜開眼,滿足的抱著他就這麼真的睡著了。
還好沒讓這狡猾的吸血鬼看到自己瞬間燒紅的臉頰,嚇死人了。
到底搞什麼阿這傢伙。



如果說問瀨名泉,他到底看中了朔間凜月哪一點,那他應該會毫不猶豫的回答「臉」這個答案。
這是當然的吧?如果看不順眼,也不會在意他。
那除了「外表」呢?
時間好像停止一樣,瀨名泉維持著沉思的姿勢定格在幻想的空間裡,眼瞳慢慢染上沉重的鮮紅,視線飄向誰也沒有注意的角落。
「小熊會拚死守護許下的約定。」
……但真的是這樣嗎?過去的經驗雖然能夠驗證這件事的確是真的,但經歷真的是少得很可憐。
原來你自己也不是很相信「朔間凜月」嗎?
瀨名泉得不出答案,他不想去肯定這個問題帶給他的煩惱。
因為他喜歡他。舉個例子,當遊木真跟朔間凜月同時溺水了,而兩人都不會游泳。
此時的瀨名泉會——
「讓他們一起溺死,然後自己跳水自殺。」
罪惡感在延伸,最糟糕也不過如此。

评论(5)
热度(18)
© 朔間家的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