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間家的狗

CP會拆會逆
http://www.plurk.com/BBIoG

凜泉|《魔女と剣》-5

荊棘爬滿脆弱的內心,一舉一動都受到放大關注般疼痛。

黑漆漆的夜晚只依靠著周圍奇異的植物維持能見度,尤其是水池邊的那些看起來像是燈籠一樣,繞著整個餐會的範圍限制客人的活動。

「小熊,我想去那邊待一下。」

不管是來自角落、擦身走過、或是光明正大地將打量的差勁感投向他的視線,瀨名泉都已經受夠了。

好不舒服,好想吐,好討厭黑暗的夜晚或是不見光的任何地方。

朔間凜月看著剛剛瀨名泉沒吃完就這個放著一口也沒再動的食物,思考了下就點點頭放任他一個人走到視線可及的地方放鬆自己的心情,至少不用應付各個因為好奇而上前來的麻煩魔女們無禮的問題。

「發自內心的笑,好像已經很久沒有過了啊。」

衣更真緒搔搔頭,他的青梅竹馬雖然個性麻煩又任性,卻從來沒看過他露出這種表情。

這個傢伙是不是終於想要往前走了?停滯太久的魔女時間是否讓朔間凜月感到焦慮?

思考的結果便是迎向終曲的病症。

從這裡可以看見被樹葉遮擋的漂亮月光,倒映在池水中的滿月給他了過度溫柔的感覺,想要伸下去划水的手被誰抓住,來人的手心溫度高得差點燙傷了他。

「這水可不能碰,很危險的。」

不同於朔間凜月的感覺讓他往上一看,一頭橘髮與上看去青澀的臉蛋,笑著的臉卻不會讓他討厭。

下意識用力抽回了手,後退兩步警戒的看著人,瀨名泉嚇了一跳:「你是誰?不要碰我。」

「我是月永雷歐,你應該要更有想像力一點!」他說,說著令人摸不著頭腦的話:「別讓眼前的事物迷惑了你的視界,無限的妄想才更適合你。」

突然出現的人誇張地對他張開雙臂,指尖一點就點亮了平靜水面下的洶湧,有什麼可怕的東西正棲息於此,並且虎視眈眈地想要捕獲對和平伸手的無知。

「你應該成為的是一個名垂青史的偉大巫師,而不是人們都敬而遠之的魔女……對了,你叫什麼名字?我在找這裡的出口,這邊跟迷宮一樣好複雜!」

「我……」

「請你滾出魔女的餐會,迷路的愚蠢巫師。」

朔間凜月的身體擋在瀨名泉面前,冷冷地瞪著月永雷歐看:「不要妄想對我的東西出手。」

「是嗎是嗎?原來這個小傢伙的主人是你啊?朔——」

「要是你叫了那個姓我就殺了你。」

「唔,可是你是零的弟弟吧?這邊好像有他的味道所以我才來的。」

瀨名泉抓住朔間凜月緊握的拳頭,希望他別真的笨到想跟對方赤手空拳打架,那滿溢而出的殺氣讓他第一次這麼害怕朔間凜月,連身體都忍不住發抖。

「嘛,算了。」乾脆地放棄糾結這個問題,月永雷歐的舉動吸引了瀨名泉的注意——

他將一旁的紅花摘起,不知道做了些什麼,花朵竟慢慢地變成好看的冰藍,像是細心雕刻的精緻藝術品般,要是太用力緊握就會碎裂。

而他將這份脆弱遞給了瀨名泉。

「如果你想清楚了,它會帶你找到我在哪個角落。」

猶豫了下才接下花朵,瀨名泉無法移開視線,傳到他手心的不是看上去的冰冷,而是更接近火焰的炙熱。

皺起眉頭,像趕小狗一樣把月永雷歐趕走,差點就伸手把花搶走扔進水池裡的朔間凜月停住動作,改成牽起瀨名泉顫抖的手帶著他慢慢往回走。


「我們回家吧。」

而瀨名泉只是點頭,收起了花沒有其他的回應。


评论(4)
热度(27)
© 朔間家的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