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間家的狗

CP會拆會逆
http://www.plurk.com/BBIoG

凜泉|《魔女と剣》-4


我們在矮叢百花下讚嘆,那眩目的紅如何緩緩滲透,最終沉澱。
就如毒藥般,嘗試後使人窒息,它被侵蝕、與見證。
凜人的漂亮滿月被看上去非常巨大的樹葉遮蔽,瀨名泉放下手上的食物想像著,要是朔間凜月沒有在昨晚把他從那可怕的黑暗裡帶走,自己的下場會如何?
這段日子實在是好累、好累。

「小瀨,笑一個?」
兩手食指在左右嘴角往上推,朔間凜月笑瞇瞇地望向垂著頭的小孩,用手肘撞了兩下衣更真緒讓他跟著一起做。
「雖然我沒看過,但笑起來的小瀨一定最好看了,好嗎?」

終於抬頭看著他們,瀨名泉伸出手去捏朔間凜月的臉頰,面無表情地吐出冰冷的字句:「醜死了,笨蛋。」
「……」
「要笑就發自內心的笑啊……超煩人。」




不知道第幾次醒來,瀨名泉害怕的把身體縮進被子裡發抖。
在拍賣會前聽聞過被販賣出去的他人的下場,盡是不好的、殘暴的。
自己也會遭遇這種比現在還生不如死的生活嗎?
「遊君……」握緊比自己還小年齡的男孩的手,瀨名泉看著同樣在被子裡的他的臉,不安以及惶恐,就跟他一樣。
為什麼他們被拋棄了?
擁有綠色眼瞳的遊木真,還有銀色頭髮的瀨名泉。

這個世界對他們的那一面,盡是不講理的荒謬。
「天使的武警來了!」
「為什麼會,沒有時間了!」
外頭開鎖的大人們開始騷動,有人發出慘叫,還有人求饒。

要逃走,就只能趁現在了。

「你叫什麼名字?」
「……」
遊君,現在在哪裡呢?
為什麼、剛剛沒有好好地抓緊他的手!

「不說話嗎?難道是個啞巴?真可惜了你這張漂亮的臉。」
這傢伙是誰?走開,走開!
「嗯,不說話也行,站起來跟我走。」
不要!噁心、你也是來對我做什麼的嗎?
「你安分點,我不想被麻煩的傢伙發現——你也不想被抓回去吧?今晚的壓軸商品小朋友?」
「……不要碰我、混蛋!」

踹了他一腳,瀨名泉壓下想吐的衝動瞪著他,這個人的表情在月下顯得很冰冷,眼神是危險的。
「放開你可以,可是你會被後面那些人抓住,然後打奇怪的藥賣給一些性癖奇怪的大叔吃掉的喔?」
可是他的語氣是多麼溫柔。
「跟著我,至少就不會吃苦也有溫暖的居所,怎麼樣,你想在外頭流浪嗎?」

「你是……誰……」
「我是魔女喔。」
快要不行了,不要再跟我說話。
眼淚快要流出來了。
好累。


但最後好像還是哭出來了。

從惡夢中驚醒的瀨名泉看著在一旁睡得很熟的魔女,擦乾了又流下的眼淚。

评论(2)
热度(29)
© 朔間家的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