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間家的狗

CP會拆會逆
http://www.plurk.com/BBIoG

《クマの鬼と白蛇のカミ様》Chapter.夕暮れの子

     呪われたこ

Chapter.夕暮れの子


「哥哥、哥哥……你在哪裡?」

「快點……救救凜月……」

縮在房間的角落,顫抖的手上緊握著逃跑時從大廳隨手一拿的小刀揮舞,試圖讓逼近他的傢伙們停下腳步。

朔間凜月從一出生就受到寵愛,鬼之族的次子被下一任繼承人呵護得不受到任何傷害——本該是這樣才對,直到朔間凜月跟著參加了朔間零不在的家族會議為止。

悲慘的回憶湧上心頭,一閉上眼睛就感受到某種力量的侵蝕,小小的身體差點就承受不住古老的術式束縛,依靠了自身的力量掙脫逃跑已是奇蹟,用刀尖劃傷抓住他的傢伙下場便是無盡的黑暗。

已經過了幾日?在這種不見光的地方被鐵鍊鐐銬,鮮紅色的眼瞳流乾了眼淚,低頭對著碗裡剩餘的食物乾嘔,抬頭卻沒有半個人對他噓寒問暖。

哈哈,還是算了吧,這群對他虛偽的混帳大人。

家族會議的目的便是讓朔間凜月承受朔間零身上的詛咒,硬是把詛咒的力量全部都硬塞在他身上,激發了鬼族的本能反抗了命運變得更強。

他哥哥不知道在哪裡,因為知道他要變成他的替身,所以逃避了嗎?

不是說,最喜歡凜月,要一輩子待在凜月身邊嗎?

騙子,都是騙子。

「……凜月,哥哥……」

慢慢晃著身體出現在眼前的朔間零,滿身腥紅,身邊帶著銀色的兇狼看起來沒有任何情感,伸手一揮就斬斷了因為掙扎而變得斑駁的鐵鍊:「哥哥不奢求凜月原諒,但你是我最重視的家人,晃牙,消除所有……」


「……」

朔間凜月像往常一樣在夜晚醒來,揉揉眼睛,發現朔間零睡在他旁邊,牽著手睡得很安心。

沒有甩開他的手,朔間零從一夜之後就沒有對他解釋為什麼剛足百歲的鬼就能當上鬼王,以及朔間本家到底發生了什麼變故,居然一個人影都沒看見。

可身體的痛楚不會騙他,朔間家的變故肯定與自己有關。

「為什麼哥哥不告訴我呢?」

抽回自己的手跳下床,環視房間裡東倒西歪的擺飾,小心翼翼地跨過兇狼取走自己的葫蘆,朔間凜月第一次離家出走。

「喂,不追嗎?」兇狼用尾巴戳戳朔間零的臉,知道這傢伙在裝睡:「你弟是你重要的家人吧?」

「小狗……」抓住那尾巴,朔間零讓兇狼上了床,抱住了他:「因為是吾輩最重要的家人,所以才讓凜月離開這是非之地。」

聞著淡淡的酒氣,兇狼不能理解酒吞的鬼王到底在想什麼。

他只知道朔間零在家族裡並不是什麼乖乖牌,在朔間凜月出生之前也曾經為了他大鬧了對他們一族來說極為重要的儀式。

「不能讓凜月和未來神明成為酒吞的犧牲者,那可是一族背負的詛咒。」


「汝喜歡那條小白蛇嗎?」

「除了真緒以外,最喜歡了!」

「那哥哥呢?不喜歡嗎?」

「討厭哥哥,喜歡真緒跟白蛇。」

「這樣啊。」

「希望未來的白蛇神別忘記吾輩的凜月才好呢。」


而他卻讓重視的家人遺忘了重視的東西。

至少,不可以牽連人類帶來的神明。

遺忘以及招來自身災厄的各種詛咒,是否能在生命完全消逝之前被淨化?

傾聽了心中的本願,朔間零深呼吸扔出了紙片,讓式神守護這座半荒廢的朔間本宅。

「如果離開能讓你不再害怕的話。」


那獨自承受輪迴之道,也算不了什麼。


评论
热度(27)
© 朔間家的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