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間家的狗

CP會拆會逆
http://www.plurk.com/BBIoG

凜泉|綺麗な歌声-4


說實話朔間凜月自己也不想隨隨便便就和一個來路不明的人類輕易地結下那種要命的契約。
反正要是出了什麼事,就把錯都推給無知的人類也不虧——想是這麼想,可他該拿瀨名泉身上那一半的麻煩之血怎麼辦?

視為『忠誠』的契約最後一步可不是吸吸血這麼簡單,獻血更是不可避。
到時候可不保證是這個混血天使被他的黑暗氣息污染,還是他這個不死血族被香甜的毒藥給淨化死去。
不管是哪一種,結果都是一場走錯路就無法回頭的危險賭注。

不過,這傢伙的聲音雖然很好聽,但歌聲卻是十足十的糟糕,說是糟,不如形容為「爛」還要更貼切一點。
「我說你。」
瀨名泉終於忍無可忍的放下歌本,用銳利的眼神向一直捂住耳朵的吸血鬼刺了過去:「如果你真的不想聽,就滾出去啊!不勉強你待在這繼續污染你尊貴的耳朵。」

欸?原來還有自覺自己唱得很爛啊?

朔間凜月倒是來了興致,從床上爬起來抽走了瀨名泉的歌本翻了兩頁:「這裡,是這樣唱的。」

話說完也不等瀨名泉抗議就擅自唱了起來,一邊指著歌詞與記載在上頭的音符,結束了段落後安靜的閉嘴觀察他的反應,只見他訝異地看了一眼自己,接著搶回歌本就恢復了平常了表情,哼了兩聲後什麼都沒講。
是不是太多管閒事了?

朔間凜月聳聳肩,將自己化為一隻黑貓縮在瀨名泉腳邊哈欠似地喵了喵,尾巴捲上他的腿後閉上眼睛假眠。
「……」
讓黑貓蹭了一陣子後才真正回過神,瀨名泉把貓抱起順了順毛,輕輕地放在床上,自己拿著歌本走了出去。

睜開就算變成貓也一樣鮮紅的雙瞳,朔間凜月搖搖尾巴蹭了蹭床,暫時還沒有重新變成人類姿態的打算。
充滿人類與天使各半的氣味,很快就會被某一邊侵占,遲早,失去的會比得到的還要令人心痛。
「咪唔。」

寧靜的夜晚,還不是吸血鬼入眠的時間。




瀨名泉走到左邊。
黑貓走到左邊。
瀨名泉走去右邊。
黑貓跟著走去右邊。
瀨名泉……

「瀨名親,你肩上的貓是你新養的寵物嗎?」
「才不是,小熊只是硬是跟著我的煩人傢伙而已!」
「……連名字都取了啊。」
冷冷地把貓趕下去,瀨名泉把仁兔成鳴洗好的馬鈴薯削皮扔進蒸鍋裡,等待下一道料理程序。
明明已經是白天了,為什麼這傢伙精神還這麼好?
「不過這貓咪還真可愛耶,軟軟的好像很……喵嗚!」被貓尾巴用力一抽嚇得抽回手,本來覺得很親近瀨名泉的小動物很溫馴,沒想到卻被反兇了回來。

「成喵,你沒事吧!」
目擊了剛才發生的一切,瀨名泉趕緊把貓抓起來抱好不讓牠繼續靠近被攻擊的人,擔心地想要看對方被打的地方有沒有受傷,一邊輕扯貓尾巴以示懲戒。
「我沒事,也沒有受傷,謝謝你。」露出被打的手,仁兔成鳴看著貓無奈地笑,就算再想摸也得忍耐了:「剛剛一定嚇到你了,抱歉喔?」
「……你沒事就好。」

安撫了懷裡扭動的朔間凜月,瀨名泉決定還是不要告訴他這隻貓一直喵喵叫到底想講什麼好了。

『別隨便碰我——!除了這個銀髮之外愚笨的人類!』


——

過期ㄉ貓貓日偷懶

评论(3)
热度(13)
© 朔間家的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