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間家的狗

CP會拆會逆
http://www.plurk.com/BBIoG

凜泉|《ある日、ココロの中に》Chapter.8

如果要說朔間凜月對瀨名泉這個人是怎麼想的,那他肯定可以用最認真的表情對提問的人說:他愛他,除了他對朔間零或衣更真緒近似家人的情感,果然瀨名泉還是他真的第一次以愛戀的濃烈情感喜歡上的人——

「瀨名泉是我的初戀,我第一個真正意義上喜歡的人。」

「欸?」瀨名泉真的沒想到朔間凜月會在他面前哭出來,這張臉,好像在什麼地方見過,當時他握著這個人的手,答應了他的告白:「就、就算你這麼說我也……」

下意識伸手抓住後退的人的手腕,要是讓這個人離開了自己怎麼辦?硬是留在他身邊,真的好嗎?

應該說,再勉強自己喜歡的人把他的溫暖分給一點也不珍惜的自己,這樣真的可以嗎?

不知道對方的想法,也對說出實話的當下膽怯,好害怕、唯一能夠讓他如此執著的事物就此消逝在生命裡,空有軀殼卻盛裝不了愛的心靈,或許沒有在這世上存在的必要。

對此,瀨名泉緊緊抓住那盒甜點沒有放手,當他的面撕碎了寫了字的包裝紙打開,裡頭裝了幾顆巧克力,想也不想地就全部拿起來往嘴裡塞。

當時他就想,為什麼這個世界裡還有像他這麼愚蠢的傢伙存在?但現在突然想通了。

朔間凜月不是什麼非現實的吸血鬼,更不是不符合他年齡的老爺爺,而是一個真實在自己眼前、明確地擁有呼吸的「愚笨的人類」。

並非所有人類都是如此不可教化,天才與笨蛋間也只有一線之隔。

原來,高熱量且甜膩的巧克力一次在嘴裡融化的感覺是這麼……

差點吐了出來,瀨名泉反抓住朔間凜月的手捂住自己的嘴,滿臉通紅的一口氣吞了下去。

「我下次再也不會這麼做了。」深呼吸一口氣,不知道是不是被巧克力甜昏了頭,用力把人拉起來抱住,伸出沾滿巧克力味道的舌頭舔了像是被他嚇到的表情,接著要他張嘴,他們就這麼沉溺在這個吻上。

「呼嗯……小瀨……」反抱住瀨名泉,朔間凜月把自己臉上的鼻涕跟眼淚都順勢擦在對方的制服上,紅著鼻子蹭了兩下他:「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要講那種話的……」

「我知道,所以——請你告訴我你在包裝上寫了些什麼吧?親愛的小熊先生?」

朔間凜月身體瞬間僵硬,試圖放手逃跑卻被瀨名泉先一步捏住臉頰,哪裡都跑不了。

「小瀨、好痛……好痛!」

「哼!小熊超煩人!」



月下花美麗動人的身姿,沾了一點露水的花瓣承受不了多久過重的冰冷,最後在劃破黑夜的第一道白色後落下屬於他的一切,偏偏有人站到他的身前替他遮去刺眼的光,然後憐惜的收集那些凋謝的腐爛花瓣,讓嬌柔的花朵產生還可以在他手上綻放的錯覺。

忽然,他才想起來,昨夜無月,他看著的夜空中閃耀的是最絢麗奪目的一等星。


瀨名泉有點後悔他一次吃了這麼多顆巧克力,這害他得做出更多努力才能消耗掉那可觀的熱量,用筷子戳著便當盒裡的花椰菜,這陣子完全不想要再見到任何綠色的蔬菜了。

都是朔間凜月的錯!

「小熊,張嘴。」

「啊——唔……」乖乖咬下瀨名泉送入他口中的花椰菜,雖然不太喜歡青菜的味道,但朔間凜月躺在他的大腿上被餵食似乎沒有什麼好抱怨的。

「好吃嗎?」

「……嗯,小瀨做的都好吃。」

為什麼這句話好像在哪裡聽過?算了。

只要一想到那一天那個親吻就覺得有點噁心,果然一次吃太多一樣的東西還是沒辦法接受,尤其又是這麼甜的東西,這頭笨熊是不是故意氣他的啊?應該是吧?絕對是吧。

結果還是沒辦法告訴他自己到底是怎麼想的,說出口好難,為什麼其他的人可以輕易的……輕易、嗎?這麼想的話好像在輕視那些好不容易鼓起勇氣卻被視為理所當然、好像本來就這麼勇敢的人一樣,總有一天也許他也會再次煩惱著一樣的事情吧?

「我吃飽了。」餵給朔間凜月最後一口小香腸,從口袋裡拿出紙巾細心的擦拭對方油膩的嘴唇,要是他不這麼做的話這個傢伙肯定會用自己或是他的衣服袖子隨便擦一擦的吧,真希望他可以更在意這種小細節一點,「今天好熱。」

「會嗎?我覺得氣溫剛好,很容易入眠,小瀨一起睡嗎?」

嘟起嘴,朔間凜月側了身縮在瀨名泉懷裡,像是貓咪一樣向他撒嬌,享受著被自己男朋友近似順毛的撫摸滿足的露出笑容,就算再睏,只要待在他身邊就可以把自己的睡眠時間往後延一點點,用一點點的時間就可以多陪一下自己心愛的人,有何不可?


這份心情變成了星星,即使在沒有月亮的夜空裡也能閃閃發光,指引著正在等待誰的旅人過客,北方的一等星串成七顆,遵照著有你的方向前行撿拾了灑在眼瞳裡的溫柔,倘若那是月下花的希望的話。

夢裡的他依舊身在朔間凜月連碰觸都覺得辛苦的世界,正因為有他,所以才能勇敢的將冰冷的雙手搭上能驅散夜晚寒冷的灼熱,即使被燒傷也沒關係,這樣就能待在這朵嬌柔且堅強的美麗花朵身邊對他歌唱,盡情的傾訴已經滿溢而出的愛意。

要是你討厭我了,我會傷心,然後抓著你的手不放,我對你不會放棄,請原諒我的任性。

『小瀨,請你重新抓住重重往下掉的我,我不想要再體會獨自一人的黑夜,再被誰留下。』

——我會把你拉上來,直到你承受不了上升的壓力負荷,直到你主動把這份溫暖放開、吐出所有多餘的靈魂為止。

瀨名泉的表情比往常還要柔和,夢裡的朔間凜月乖巧的在他的懷裡沉睡,像是公主一樣等待著童話裡的王子吻醒他,可誰也沒有這麼做。

他的小懶熊雖然非常令他頭痛,喜歡撒嬌、又任性,卻比誰都更害怕寂寞。

嚐過孤單的滋味後以為自己能夠習慣,到頭來還是需要誰來陪伴,這並非膽小,也不是把自己藏在某個陰暗的角落,只是沒有任何人可以察覺我就在這裡而已。

一個人的捉迷藏顯得十分悠閒,當他發現了那個在角落的身影後不急著伸出手,而是問他:『你躲好了嗎?』

於是找尋他們都缺乏的安全感的遊戲開始了,讓自己看起來像是個正常的人類接近了散發出香味的他,可,他的視線卻總是分給了另外一個不存在在他夢裡的人。

也許那個人能夠取代他成為他以為的月下花心中閃耀的存在?

先醒來的人親吻了在自己懷裡睡得安穩的朔間凜月,至少這份觸感對他來說無比真實。


「你又何嘗不是我的初戀呢,凜月。」


评论
热度(10)
© 朔間家的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