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間家的狗

CP會拆會逆
http://www.plurk.com/BBIoG

凜泉|《ある日、ココロの中に》 Chapter.7



說得太過了。

瀨名泉自己也知道,可就是忍不住要跟說出那種話的朔間凜月賭氣。

這世界上到底有哪個笨蛋在看到那種懷疑自己真心的話還能露出笑臉不生氣的?

到底什麼叫做『該不會小瀨喜歡的根本就不是我吧』?

別開玩笑了!

洩憤地猛踢一腳路上的小石子,而那顆無辜的石子也在他的視線裡滾遠,這不就是他所期望的嗎?

「你還有什麼事。」

朔間凜月一直跟在瀨名泉的後面,但完全提不起勇氣讓他停下腳步。

這也是當然的,畢竟他才剛講了那種他看到也會生氣的話,如果可以,他還真想回到過去掐死那個只會撒嬌吃醋的混蛋。

沒有得到回應,瀨名泉轉身,視線定在朔間凜月身上,那眼神冷得彷彿可以將人凍傷。

「如果我不喜歡小熊,我為什麼答應跟你交往?為什麼我會把你荒謬的玩笑放在心上,為什麼,為什麼……」停頓了下,瀨名泉拍開了朔間凜月朝自己伸出的手,紅著眼眶瞪著他:「為什麼還會和你維持戀人的親密關係?」

一字字刺在聽者的耳膜上,被拍開的手沒有收回去,朔間凜月竟被說得啞口無言,眼睜睜的看著瀨名泉抹去了剛溢出的淚水,再次朝他轉身消失在眼前。



從那之後他們兩個再也沒有講過任何一句話。

「小朱,你幫我把這個拿給瀨名學長。」

「……」

「你去跟朔間說我不要,隨便丟回去給他。」

「……」

「既然瀨名學長不要的話那就給你吧那是我昨晚特製的點心。」

「……你們也差不多一點,人家在旁邊都覺得小司司有點可憐了。」

這種情況已經持續了快一個禮拜,最初這兩個人看到對方就好像仇人一樣連眼神都不肯對上,吵起架來也特別幼稚。

朔間凜月哼了下,把放在他旁邊的東西推到床的邊緣抬頭看著瀨名泉:「小……瀨名學長,你的書包在我床上可以請你拿走嗎?」

「小……朔間你超煩,你可以不要一直在這張床上睡覺嗎,放一下有什麼關係,你敢把我的書包推下去你就死定了。」

「哈?可以不要提到那兩個字嗎,聽了就不爽。」

「哼?那朔間你乾脆把名字改成衣更好了?反正你這麼黏他。」

「那瀨名學長要不要把名字改成遊木?反正你那麼喜歡他。」

一直都在角落寫曲的月永雷歐剛好停下筆,疑惑的看著現在這樣尷尬的場面,像是想到了什麼就像兔子一樣蹦跳到瀨名泉面前,睜大雙眼直勾勾的看著他。

「幹嘛盯著我看?」

「瀨名,嗚啾~!」

瀨名泉感到一陣莫明其妙,然後看到他跑去蹲在朔間凜月的床邊做了一樣的事,橘色腦袋在那邊晃阿晃的竟感到心煩。

這下事情不好收場了。他想,而且變得超麻煩的。

本來一開始他是非常生氣的,氣朔間凜月居然就這麼輕率就傳了像是責備他一樣的話給他,說實話,當時他差點就把手機往地上摔,摔得越爛越好,他不想打開手機就看到那句令人火大的話;隔天他們什麼交集也沒有,這也是當然的,把工作推了,那天也不是團體的練習日,他們就算連面都沒有見上一面也是正常,更何況他自己也有平面拍攝的工作要做。

「我認識的瀨名學長不應該是這個樣子的。」

「……那你覺得我應該是什麼樣子?愛欺負後輩、說話很刻薄的樣子嗎?只不過是小么而已不覺得隨便評論別人太囂張了嗎。」

「失禮了,但我沒有這個意思,這盒甜點還是交給瀨名學長比較好。」朱櫻司把那盒被拒絕的甜點硬是塞在瀨名泉手上,然後對他露出微笑,指指盒底:「畢竟這是凜月學長對你的心意。」

翻轉了盒子,瀨名泉看到深紫色花紋的盒子上有不明顯的奇異筆的字跡,不仔細看還看不出來上面到底寫了些什麼。

這下更糟糕了,這頭笨熊的字好醜,就算要藉機原諒他也不知道該從何提起。

在他們都不說話的第三天,他們開始了幼稚的吵架,例如什麼「連這裡都沒辦法做得很完美嗎?要是遊君一定會比你認真趕上大家的」或是什麼「啊咧?瀨名學長又被遊君拒絕了嗎?連一副眼鏡都送不出去太遜了吧」之類的,雖然並不是真的在挖苦對方,但是他們的關係確實又更遠了一點。

「要是小凜月也能感受到小泉的真心就好了呢。」

「雖然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但我們同屬一個組合,凜月學長跟瀨名學長的關係又比我們誰都好,一定沒問題的。」

……為什麼你們兩個一副什麼都知道的表情啊,真令人火大。

哼了聲,瀨名泉才不管他們,偷偷在桌面底下認真解讀上面到底寫了什麼:「小……瀨……」

「所以說凜月你跟瀨名在交往嗎?」

「欸?」

月永雷歐的大音量成功吸引所有人的注意,他本人看起來還是一臉問號的樣子並不知道自己已經得到了正確答案,知情的鳴上嵐噗的一聲笑了出來,而朱櫻司來回看了瀨名泉跟朔間凜月陷入有點混亂的狀態。

「等、……!」

「國王你會錯意了吧。」

正要隱瞞辯駁自己跟朔間凜月沒有公開的戀情,還來不及說些什麼就被那個從床上坐起來的人給打斷話,「不是交往。」

「欸?」他說什麼?

雖然知道朔間凜月是在隱瞞這件事,但果然聽到他親口說出來後內心竟隱隱約約有點疼痛。

這下真的很難開口跟他說:對不起,自己的確是在鬧脾氣,明明應該要相信你的,都是我說了那些挑釁小熊的話所以才……

月永雷歐皺了皺眉後點頭,舉起手轉身面對瀨名泉看著他:「那瀨名,你跟凜月是夫妻嗎?」

朱櫻司放下水杯,痛苦的咳嗽起來,看來是嗆到了,真可憐。

「夫、夫妻什麼的,我和小、小熊都是男的喔?怎麼可能是那種關係嘛!」瀨名泉的臉忽然竄紅,本來以為他會結束這種愚蠢的對話,沒想到這傢伙居然把話題帶到自己身上,讓他尷尬得要死,話都說不好。

朔間凜月聽了更是毫不留情的大笑出聲,還是第一次看到他笑得這麼誇張,搞什麼東西啊!為什麼最後是這種結果,搞得好像自己才是糾結的大笨蛋一樣!

「我不管你們了,一群超煩人的笨蛋們!」尤其是那個混蛋笨熊,要笑到什麼時候啊。

反正今天本來就沒有要幹嘛,只是組合的人聚在一起的無聊集會而已,網球部那邊也沒事,遊木真也忙於他們的活動無法露面,真是的,所有事情都零零散散的而且每件事都不如自己的願,這讓自己一點安全感都沒……安全感,嗎?

「好了好了,大家不要再吵鬧了,趁這個機會,我們一起去商店街逛逛怎麼樣?」拍了兩下手,鳴上嵐拿著一直在翻閱的廣告傳單指著上面的商品,順便塞了一張甜點的廣告單給朱櫻司,一張給月永雷歐,「這個月大家都辛苦了,難得的休閒時光就一起愉快的去吃讓人幸福的甜點吧?」

「我不去。」瀨名泉很快的拒絕了,「要去你們自己去。」

「我也不去,睏死了。」

「那我也——」

「那我們一起去吧,小司司、國王大人,事不宜遲,現在就走吧?要是去晚了就什麼也沒有了。」

強制帶走了還想看熱鬧的月永雷歐跟一聽到要去吃甜點就盯著廣告傳單不放的朱櫻司,鳴上嵐走在他們後面對瀨名泉拋了一個媚眼,然後才關上門,留下兩個人大眼瞪小眼的,而沒有人先開口說話。

快要受不了了這樣沉重的氛圍,要是剛剛跟著他們一起去商店街的話或許還不用面對這個鬧彆扭的人。

「小瀨對我到底是怎麼想的?只是麻煩的撒嬌鬼朔間凜月嗎?或者是一點也不可愛又會給你添麻煩的笨蛋小熊?」朔間凜月很冷靜的看著瀨名泉,鮮紅色的眼瞳裡看不見一點點波瀾,倘若他渴望的話,那麼吞噬他的黑暗立刻就會降臨,些微顫抖的語調不像是平常的他,也許朔間凜月就快被這份不安給壓垮了也說不定。

為什麼他會沒察覺到這麼基本的事情?

張開嘴又閉上,瀨名泉的手握拳又張開,走過去伸出手卻停下腳步,離了那張簡易的床鋪大概兩步的距離然後又往後退一步,事到如今,該如何跟他說自己只是因為自己胡思亂想加上想要看看喜歡的人被欺負的樣子而已?


……怎麼可能說得出口啊。



评论
热度(12)
© 朔間家的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