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間家的狗

CP會拆會逆
http://www.plurk.com/BBIoG

凜泉|《ある日、ココロの中に》|Chapter.5-6

Chapter.5


即使過了一段時間,他們也沒辦法摸索兩個互相喜歡的人之間相處的正確模式到底是什麼,或許他們早就知道了,但總是跟自己心中理想的那樣擦肩而過。應不應該這樣、本來是怎樣的……。


如果過去能夠重來,那自己還會不會跟朔間凜月交往?

瀨名泉停下筆,用呆滯的眼神看著書桌上寫完的作業,其實自己還是很在意這種現在想了只會自尋煩惱的問題,說實話,不論是對朔間凜月還是遊木真、甚至是月永雷歐,只要是一個獨立的個體都可以看出他對這三個人所表現出的態度並不相同……雖然不是故意要拿朔間凜月跟另外兩個人比較,不過腦子裡最先出現的果然還是遊木真吧。

畢竟這麼多年的情感並不是說放下就放下的東西。

搖搖頭,起身伸了腰讓自己打氣精神,正打算去洗澡時注意到一旁正在充電的手機螢幕亮了起來。

『小瀨小瀨!』

『你現在有空嗎?』

『我好無聊,陪我聊天。』

訊息很快的被傳來,瀨名泉的眼角不禁微微抽動。

『我要去洗澡了沒空。』

也很快的回傳訊息,瀨名泉似乎可以想像得到對方那張無賴的臉,現在想想竟有點可愛……可愛?不不不,再怎麼樣都不會稱讚一個跟他同年齡的男生可愛吧!

醒醒啊瀨名泉,你一定是累了才會這樣想,最可愛的還是遊木真!

嗯,一定是這樣沒錯!

深呼吸幾口氣,直接把手機放下轉身進了浴室,連未讀也沒有的就這樣把人放置了。

朔間凜月大概也猜到了瀨名泉的想法,他怎麼會不知道他暗戀很久的人現在正在想什麼呢?尤其是這麼單純好掌握的人。

很多時候都會覺得瀨名泉很可愛,有很多小地方都很惹人心動,例如每次逗他時他的耳尖都會染上一點點紅色,儘管並不明顯,可他就是有注意到,這種現象從他們開始交往前就開始了。

而且並不是所有人對他這樣做都有同樣的效果。

「這樣的小瀨,為什麼會答應跟我交往呢?」

躺在客廳的沙發上,朔間凜月覺得自己永遠弄不清楚瀨名泉的這個部份,殊不知連對方都沒有正確解答。


半夜三點整,瀨名泉以為自己看錯了時鐘上的指針位置,這並不是他習慣起床的時間。

眨眨酸澀的雙眼,一片黑的房間卻無法幫助他再次入眠,於是他知道了現在這種狀況可以用兩個字總結。

「怎麼會在這種爛時間失眠啊……」

除去明天起床精神一定會不好,熬夜更是對皮膚的傷害……自己已經多久沒有失眠了?在這短短半年裡好像還是第一次的樣子,重點是醒來之前的那個夢境,實在讓人不太愉快。

乾脆坐了起來,瀨名泉捲好被子縮在牆邊靠著,房裡的窗簾被風吹得微微掀起,不時可以看見彷彿是跟著風被吹進來的月光灑在地上,跟夢裡的情境非常不一樣,拿了枕頭抱好把臉埋進柔軟的枕面上蹭了兩下,在這種時候想起來的是朔間凜月的臉。

他伸出雙手將自己圈在他懷裡,然後親了親他的額頭對他說:「小瀨,不要害怕,我在這裡。」

……真希望小熊現在就在這裡,在我的身邊。

難得的,想要向別的什麼人撒嬌了,可是卻沒辦法觸摸到真實的溫度。

「笨小熊,我也會寂寞的啊。」


中間有不能描述的地方點我看


好累,但好累兩個字已經不足以充分表達連一根手指都不想再挪動一公分的心情,現在能夠做到的是閉上眼睛休息一下下等到恢復了基本體力再簡單清理然後打掃一下周圍趕快回家。

「嗯?小瀨躺著休息就好,剩下的夜晚的老爺爺吸血鬼會負責的。」

所以說,為什麼這個傢伙在做完之後還這麼有精神啊!這根本不公平!憑什麼只有他累的半死啊。

「已經是老爺爺的小熊才更不要勉強自己一個人做吧?還是快點回家休息……嗚呃……」

雖然不想,但朔間凜月還是無奈的嘆了一口氣,扔掉了手上的紙巾過去把想要起床的人抱了起來,拿好書包就塞給瀨名泉:「真是,小瀨才不要勉強自己。」


「夜晚還很長呢。」


Chapter.6


拜失眠的夜晚所賜,瀨名泉難得的在白天睡著了。

也因此,朔間凜月才第一次聽見瀨名泉小小聲的夢話,看著躺在床上的人的表情,看來像是做了惡夢,幫忙擦去額上的薄汗,有點心疼的拉好蓋在他身上的校服外套也爬上床從背後抱著人一起睡了。

前提是如果他能忽視他男朋友現在喊出來的名字不是他的……

「遊君……為什麼……」

「……嗚嗯……」

「遊……」

其他的近乎孺囁完全聽不懂,朔間凜月開始討厭起很會抓關鍵字的自己,雙手把人給抱緊,試圖把腦袋給放空才得以入眠。

所謂的安全感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瀨名泉睡到一半就醒了,眨了眨眼動了兩下發現自己正在被誰抱著,不太想繼續躺著所以想要起身,可身後的人非常不耐煩的收緊了手用頭頂了頂他的背。

「別亂動……我好睏……」

這聲音……

「誰管你,快把我放開。」

這種感覺好糟糕,剛才的夢境還殘留在他的腦海裡完全揮之不去,要是剛剛他不小心說了什麼夢話被他聽到總是一件不太好的事情,至少他不希望還要多做一些什麼聽起來像是在狡辯的解釋。

朔間凜月反而把懷裡的人抱緊,壓下他的掙扎後張嘴含住露出來的肩膀用牙齒輕輕咬下,警告的意味很明顯,甚至可以感覺到微弱的殺氣,瀨名泉抓住了抱緊自己的手嘆了一口氣。

真是任性的傢伙。

……但要說任性的話,其實自己也是一樣的吧?

也許我們從來都沒有改變過什麼,只是因為眼前的一切讓內心覺得手中握有的全部是那麼令人嚮往、這麼美好。

所以當開始出現一條誰也沒有察覺的裂縫時,我和你,誰都無能為力。

這下完全無法好好的休息,就算身後的人……朔間凜月絕對是在對他生氣吧?他的夢話難道一字不漏的都被他聽到了?

一定是這樣的,不然就算朔間凜月有多嚴重的起床氣也不會隨便就遷怒在他的身上——大概吧。

振作一點,瀨名泉,事態還沒有糟糕到需要慌張的地步。



真正需要擔心的是一提到遊木真就管不住的這張嘴吧?

「禍從口出」,或許可以用來形容自己現在的狀況。

「所以小瀨認為『遊君』那邊比較重要嗎?所以才拒絕了Knights這邊的委託工作。」

「不、我沒……」

「或是小瀨覺得『遊君』更有資格站在你身旁。」

「小凜月,再怎麼說你這句話都有點過份了。」一旁的鳴上嵐提醒,只是效果完全不好,朔間凜月一看就知道還在剛起床不高興的狀態裡,完全聽不進別人說話。

「兩、兩位前輩都請冷靜一點……」

「閉嘴,沒你的事。」

瀨名泉難得有些失控,他承認這時候開口兇朱櫻司不太對,可他現在面對朔間凜月就是無法控制自己的脾氣,而被兇的朱櫻司也對鳴上嵐投去了求救眼神,完全不曉得該怎麼做才可以消弭這場尷尬的氣氛。

但鳴上嵐只是聳聳肩,表現出「人家也不知道他們是怎樣」的樣子拍拍他們的末子。

本來是很和平的在討論下一次的工作內容,沒想到討論到一半瀨名泉發現他已經提早安排了另一份摸特拍攝的工作,這本來也什麼,只是在座的人,有哪一個不瞭解瀨名泉這個人?

「啊啊,真沒勁。」深呼吸一口氣,朔間凜月勉強壓下自己不爽的心情往後一躺,盯著白色的天花板看:「這次工作我也跳過吧,剛好可以趕上真緒他們的演唱會。」

一聽,鳴上嵐搶在瀨名泉開口之前拍了拍朱櫻司的肩膀要他別介入這對白痴情侶吵架,當然,他可沒有吧這兩人的關係透露給任何人知道,連自家人都沒說。

「我知道了,那就把這次工作推掉吧,先不論Leader,只有我和鳴上前輩的話要完成這次委託也很勉強吧。」

收起不薄的企劃書,雖然這樣很對不起對他們用心的轉校生,但也實在無法以這種散沙一樣的狀態去認真完成工作吧?

「……那就這樣吧,散會。」

最後是瀨名泉先起身往另外一邊的角落坐,看起來就是一副完全不想接近某人的反應。

抓起了手機,瀨名泉專注於螢幕上出現的字句,其實他大可以不去讀朔間凜月的訊息,可就是因為在乎,所以才會生氣。

『先不論遊君,這份工作我已經先答應別人了,而且剛好撞期也不是我願意的,我也感到很抱歉,小熊能不能成熟點?』

已讀。

『如果你硬是要認為遊君是我這次不參與工作的原因,那就隨便你好了,他只是我心愛的弟弟,哥哥想要對弟弟好也是理所當然的吧?所以你……』

「我很喜歡小瀨,可是……」

自己就像是小孩子想要糖吃在吵鬧一樣,即使被戳破了也拉不下臉來道歉。

這算什麼?就算理智上知道這件事,但情感上就會往反方向一次又一次的傷害他。

一邊偷偷觀察瀨名泉的反應,一邊傳了讓瀨名泉沉默了好長一陣子不說話的訊息,當他看見瀨名泉低著頭用劉海試圖遮住自己表情的時候,他瞬間就後悔了。

「我要回去了。」

像是已讀朔間凜月現實說出的話,瀨名泉哼了聲帶著臭臉關上了門,快步的離開了攝影棚。

最後他看見朔間凜月傳給他的訊息。


『該不會小瀨喜歡的根本就不是我吧?』



评论
热度(10)
© 朔間家的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