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間家的狗

CP會拆會逆
http://www.plurk.com/BBIoG

凜泉|クマの鬼と白蛇のカミ様-20

朔間凜月快要習慣了在白天醒著——
「好睏喔。」
這是他這個早上發出的第三百零六次抱怨。
他在期待白蛇神可以在醒來的第一眼就能看到自己的臉,然後用甜甜地語調喊他一聲軟軟的小熊。
氣溫還是很低,這對一個人類來說絕對不是一個好的起床溫度,更何況是屬於蛇類的瀨名泉,可他也不是沒想過硬是把他弄醒的各種方法。

還記得衣更真緒曾經借給他看的故事書裡面有這麼一段:王子給予公主一個親暱的吻,公主睜開了雙眼緩慢的甦醒,然後他們就過上幸福快樂的日子……?
這中間是不是少了什麼很重要的東西?
「人類真奇怪。」
也許他們才覺得妖怪才奇怪吧?
不管是誰,只要心中還存有一絲愚笨,就有可能做出脫離常軌的行為。
就例如現在的酒吞童子正試圖襲擊一個沒有反擊能力又正在冬眠的白蛇神……不不不,他朔間凜月怎麼可能趁人之危呢?

「……」小瀨的嘴唇好軟。
朔間凜月差點唾棄自己存在於這世界上的一切價值。
都怪小瀨,連睡覺都這麼誘……好看。
自顧自地把過錯推給無辜的神明,朔間凜月抱著床鋪裡的瀨名泉笑嘻嘻地一同入眠。


「會不會跟小瀨做同一個夢呢?」



瀨名泉追不上他。
即便是氣喘吁吁,也不願停下疲累不堪的腳步,只要一停止就在也追不上了。
不想被誰丟下,不想被想要保護的傢伙們捧在手心上,他是為了什麼才成為孤寂的神明?
淡藍的光點綴了森林,直到最後包圍了整座已經沒人會踏足來訪的山中神社,一點一點地,無法完全修復的地方變得完好如初。
這是這座白蛇神社最一開始的美麗模樣。

為什麼會失去呢?

「瀨名。」
「泉哥哥。」
「小瀨。」

儘管在他的時間裡經歷了足以影響他很多的事,但這三個傢伙卻怎麼也沒辦法被他遺忘。
前方是烈焰火光,可腳步還是不停歇,就算光裸著纖細的足踝也要跨越他們之間的鴻溝,哪怕下一秒就會粉身碎骨,哪怕下一個瞬間就會被吃得連靈魂都不剩。
這都是他自己選擇的路,包含答應成為山中神明的事。

路旁開滿了櫻花,粉嫩的紅充斥了整個夢中的世界,飄落的花瓣落在在樹下等待著誰的人頭上,走近一看,那人閉著雙眼靠在樹幹上安穩的睡著,呼吸很輕,表情看上去卻有些寂寞。
為什麼要露出這種悲傷的表情呢?如果你是在等誰,那麼,請睜開雙眼吧,如果我是你正在等待的誰的話。

「貪睡的傢伙。」
靠在他的身邊聞著他的味道,瀨名泉第一次在自己的夢裡感覺到非常睏,握住他的緊扣了手指,閉上看著這世界的雙眼也一起熟睡。


會不會跟小熊一起醒來呢?


—End.

评论
热度(12)
© 朔間家的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