凜泉 《綺麗な歌声》


「你的歌聲,對我完全沒有任何作用。」

展開長在腰間的翅膀,吸血鬼漂浮在半空中抱住吟唱聖歌的少年,「你不用害怕,我只是餓了而已,你叫什麼名字?」
瀨名泉在害怕,顫抖的左手手抓緊了他的聖歌本,既然他的聖歌沒有用,那麼就來硬的吧——
「喔……反對暴力!人類好兇喔。」嘻嘻的笑,吸血鬼躲開了人類少年忽然朝他揮去的短劍,那跟軟趴趴的聖歌不一樣,銀制品可是能確實對他造成物理傷害的。
一邊往後退一邊飛高,維持著飛行的狀態讓他疲累,要是他平常有好好運動就好了,「我說你,迷路了嗎?」
停下了手,瀨名泉往上看著停在樹上的惡魔,哼了一聲收起短劍整理好衣服直接轉身離開。
他是迷路了沒錯,而且還落單了,遭遇到森林的吸血鬼更是糟糕的情況沒有之一。
「前面是死路,走左邊。」
「哼。」
覺得很有趣就跟了上去,好心的幫他指明方向卻被無視了,朔間凜月哼著歌看著無助的少年。
「如果你告訴我你的名字,給我一點血我就告訴你走出去的方法,怎麼樣?」
「……超煩人!你到底想怎樣,我是不會給惡魔一滴血的!永遠都不會!如果沒事就別來煩我!」瀨名泉覺得被煩得不行,明明知道自己的狀況還要來敲詐自己的血液,臭吸血鬼!
「人類都這麼兇的嗎?跟你同個歌隊的那兩個像是兔子的少年就滿可愛的啊。」朔間凜月摸著下巴回想,「不然你定期給我點血,我就不騷擾教會的其他人,你也可以不用再迷路,怎麼樣?超划算的吧。」
「……教會的那些傢伙不會放過你。」轉頭瞪著他,瀨名泉一直都死死握著他的短劍,「如果你能信守承諾,我就給你我的血——前提是你能保障我跟整個教會的安全。」
舔了舔唇,朔間凜月雖然覺得除了這個人類以外還要保護其他無關的傢伙非常麻煩,不過他那個臭哥哥應該會幫他吧?
「哼……?也可以,那現在就來訂契約吧。」
瀨名泉的眉毛挑動:「契約?」
「不然你想要我毀約把你們全吃了嗎?這樣也可以,可是並不划算,我沒想跟人類的教會結仇的,站過來一點。」飛下樹,拍拍自己的衣服讓對方站到自己眼前,拉開了人類少年的衣領打量了下,看起來非常好吃:「可能會有點痛,忍一下。」
「你要咬……嗚……」
話沒說完,朔間凜月直接咬了下去,下意識想要逃卻沒辦法動彈,只能任憑對方吸吮他的生命。
直到吸血結束,瀨名泉整個人像是失去力氣般的差點失去意識,靠在朔間凜月身上軟軟的喘息。
「你這……混蛋……」
「你還是處嗎?血好甜。」
瀨名泉懶得跟他計較,翻翻白眼就昏睡過去。
抱著瀨名泉往上飛向教會的方向,通過吸食血液締結了契約,他算是徹底瞭解了這個人類的來歷。
「這還真是撿到了一個非常讓吸血鬼困擾的人類啊……。」

有一半的血統是天使什麼的……。

评论(2)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