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間家的狗

CP會拆會逆
http://www.plurk.com/BBIoG

凜泉|PsychopassParo


「你想死嗎?」
「小瀨,我是在問你,你真的想死嗎?」
瀨名泉覺得朔間凜月這次是真的生氣了,關於自己擅自離開自己的崗位去營救其他課的遊木真的這件事。
等到意識到的時候,身體比大腦還要更快的動了起來,甚至因為如此差點賠上自己的一條命,瀨名泉對此感到後怕,可也絕對沒有任何後悔的情緒。
「……我很抱歉。」他只說得出這句話,當時的他的確被過往的感情給束縛住,眼前只有已經快去了半條命的遊木真,只想著絕對不允許他在自己眼前再受到傷害,「遊……遊君沒事吧。」
「左手斷了而已很快就會好。」朔間凜月跟朱櫻司趕到現場時就看見瀨名泉跟遊木真雙雙倒在地上,身上的制服基本已經報銷不能再穿,不遠處還有一把已經鎖定扳機的Dominator,而那一處正是最刺眼的地方。
「你給我先好好擔心你自己!大笨蛋小瀨!」
「右手跟右腿都受了傷,看來小泉很拚命的在保護小真,小凜月你就不要再對努力的小泉生氣了啦。」後進來的鳴上嵐拿著病歷的板子朝朔間凜月的頭頂上打下去,力道還不小,躺在床上的瀨名泉都可以聽到那聲打下去的聲音了:「小泉,你怎麼說?」
「……任務已經完成了,事後的報告……」
「人家知道你想的不是這個。」打斷了他,鳴上嵐伸出手去揉揉朔間凜月捂住的頭頂然後把他胸前的筆抽出來在病歷表上畫了兩筆:「我看看喔,小凜月跟小司司當時被你們兩個的樣子嚇得都快要哭出來了,小泉你只在意任務有沒有完成跟小真的話未免也太不領情了,小真在你昏睡的時候有來看你喔,他現在很好,至少可以下床活動了。」
「那就……」
「所以小泉也不要想等等溜下床去找小真喔?跟人家約定好了喔?那等等人家會去幫你拿止痛藥,很快就會回來了,要乖乖等我回來,小凜月也要幫忙看著小泉喔。」
再次打斷瀨名泉,鳴上嵐自說自話的拍拍朔間凜月的肩膀笑著走了出去,關上門的那瞬間病房內的壓力瞬間減輕了不少。
「……小鳴好像也很生氣。」
「……嗯。」
瀨名泉躺在床上看著潔白的天花板發呆,朔間凜月看的卻是從那雙呆滯眼神裡的晶藍染上血紅的樣子,那非常令他害怕,甚至萌生了叫他辭了公安局監視官的身份比較好,可這並不可能。
「小熊。」
「我在。」
「……等我傷好了,要不要一起出去走走?」
「去哪裡?」
瀨名泉終於把視線定在朔間凜月身上,用沒事的左手握住他:「有你的地方都好。」
他笑得很好看。朔間凜月想,要是他沒了這個危險的工作,去當摸特也可以做得非常好。
「我還沒原諒小瀨。」
瀨名泉握得更緊了,他看著朔間凜月的臉,就算他的手伸得再高也觸摸不到,在要放棄的最後,朔間凜月蹲下自己的身體與他平視,雙手覆上瀨名泉的手用臉頰磨蹭,「下次不要再這樣了,我很害怕。」
「你也有害怕的東西。」瀨名泉心裡很明白,自從他們確認了關係之後,他一直都在朔間凜月的保護之下,也知道自己的極限到底在哪裡:「笨熊,別哭了,我不會了。」
「才沒有哭,小瀨笨蛋。」
掌心的溫熱,不會是虛假的,只有語言才是。
「等等小朱就要來了,小瀨會被小朱罵的吧。」
「……欸?那你……」
蹭了最後兩下,朔間凜月湊進了他的臉在額頭上親了一口後換上笑臉站起身朝他揮了手:「那就這樣吧,我要回去值班了。」
瀨名泉從沒這麼希望朔間凜月留下來陪他。
下一秒門被打開了,進來的不是剛剛出去的鳴上嵐,而是他們最小的後輩朱櫻司,他看起來比在場任何人都氣沖沖的樣子朝瀨名泉的病床而去。
「瀨名前輩!你怎麼可以擅自就——」
「我要先走了,小瀨再見~我下班再來找你!」
朔間凜月很快的離開了,留下氣轟轟的朱櫻司跟無法物理上反抗的瀨名泉在一個房間裡相處,相信他們會相處的很好吧。
大概。
「小凜月要回去值班了啊?」
「小鳴今天不是休假嗎?」
「是沒錯,但人家一聽到小泉跟小真受傷就沒辦法好好休息了嘛,小凜月也不是偷偷翹班來看小泉的嗎。」
「這我倒是不否認。」爽快的承認,朔間凜月聳了聳肩,剛剛看見瀨名泉的樣子終於放下心來,在沒有看見瀨名泉之前他差點去找遊木真算帳:「……那個遊君,還好吧?」
講到這個,鳴上嵐本來還掛著微笑的表情瞬間黯淡下來:「不好,小真還沒醒過來,頭部被狠狠的重擊,看得出來那個該死的傢伙到底下了多重的手。」
「如果被小瀨知道了……」
搖搖頭,鳴上嵐伸出手指抵上朔間凜月的唇,示意他不要再講下去。
「希望小泉康復時,小真也能夠醒來。」
往後退了兩步,朔間凜月深呼吸了一口氣:「不過我只在乎小瀨而已,遊君只是順便的,我真的要走了,再見。」
目送了朔間凜月離開,鳴上嵐也轉身繼續往瀨名泉的病房前進。
明明也會害怕任何一個人消失所以才「順便」翹班先看了遊木真的狀況才能好好的讓瀨名泉放心,真是不坦率的人呢。

「戀愛中的情侶真是讓人羨慕呢。」

评论
热度(30)
© 朔間家的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