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間家的狗

CP會拆會逆
http://www.plurk.com/BBIoG

零凜
超級久沒用這個tag了
這次
開車

順序是這樣

先看這個
http://paste.plurk.com/show/2519856/ 

再看這個

https://www.plurk.com/p/me2a0m


不知道會不會被遮 這是順序1的部分


——琴聲雜亂無章的被壓制著。
「你、等……嗯!」
朔間凜月推不開那個已經很久沒有進食的傢伙,雖然動作變得有些粗暴但仍然可以從一些小動作看出他還在忍耐,本來以為會被咬破嘴唇,卻迎來了一個溫柔的吻,連舌頭都沒有像往常一樣伸進來,太狡猾了。
倚賴番茄汁維生的吸血鬼——才怪,明明只能接受自己的血液為食,已經過去幾年了?自從他有記憶以來,只有在自己受傷的時候才會讓哥哥取得應該要有的養分,但這種機會並不是很多。
「抱歉,凜月。」皺著眉頭,朔間零按著自己的太陽穴很快地離開了這個吻並且往後退了兩步,「吾輩不想找理由開脫,方才發生的事情……」
「停下,兄長。」深呼吸一口氣,事到如今他怎麼可能對這個人置之不理,隨便按了幾顆琴鍵試圖紓解現在煩躁的內心,這個人為什麼每次都這樣?
「我並不打算裝作不知道,相反的,如果你現在不乖乖進食,我可就……真的要討厭你了。」
朔間零吞了吞口水,他弟弟的手指就抵在自己唇上,而且正嘗試塞進他嘴裡……欸?欸欸?嗯?
「痛……」
抽出被咬的手指放進自己的嘴裡,朔間凜月舔了兩口後迅速抓住對方的衣領,用額頭去撞額頭瞪著他:「哥哥,舌頭伸出來。」
朔間零的眼神飄移,他知道自己弟弟發現了什麼,「這、這樣?」
「唔……再伸出來一點!」沒有耐心的直接用手去拉,在右側的舌瓣上果然發現了咬傷的地方:「啊啊……已經失去理智到這種地步了嗎?……你在……摸哪裡……」
「吾輩已經忍不住了,凜月,原諒我?」他的手伸進朔間凜月的衣服裡捏著軟軟的腰肉,往下一點、再往下一點,現在在他眼裡他弟弟就是一杯甘甜的血液,讓他的本能衝動的源頭,已經到極限了。
他也受到影響主動貼近對方,雙手抱住比自己還高的人,抓皺了背後的衣服蹭了兩下:「哥哥的味道……」
「哼嗯……剩下的,吾等回床上再繼續吧?」
「等、放我下來!兄長——!」

「等不了了呢……我的凜月……」

评论(13)
热度(47)
© 朔間家的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