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間家的狗

CP會拆會逆
http://www.plurk.com/BBIoG

凜泉|《さくまりつはあのゆうれいなんだって》

[突然想寫一下空氣坑(幹)]


所有人都不記得他是誰了。
瀨名泉抓握著本來應該是要跟那個誰一起擠在這小張紙裡的過去,如今連他的長相都已經完全忘卻,留下的只有四個平假名寫在背面成為了唯一的線索。
くまくん。
他到底是誰呢?是他的熟人嗎?

摸摸一直很珍惜的相本,滿滿的相片被整齊的排版在每一頁裡,有他自己的獨照、還有少數幾張跟ゆうくん一起的合照,更多的是與自己的同班同學還有團體的照片。
可是這些照片裡好像全部都少了一個人——不對,應該是「多」了一個人。

無論如何都想不起來他是誰。
『セっちゃん真過分耶。』
可是好像有誰輕柔地撫摸著自己的臉頰這麼對他說,『幾年不見了,馬上就忘記我了嗎?』
你看。聲音說,順著...

我剛醒
早安喔

血袋的題箱

我累了

凜泉|吸血鬼*醫生paro 《被實驗對象》

*早上下班沒睡寫的東西沒有邏輯

白色病房裡的空氣很沉悶,在只有他一個人的房間,他想做什麼都行,只要不給別人添麻煩都好。
黑髮的男子一開始還覺得這樣其實挺好,既能逃避討厭的陽光跟惱人的聲音,也可以獲得比平常更多的睡眠時間。
「朔間,把門打開!」
門外的叩叩聲吵醒了他,每次每次都跟醫生說不要叫他『朔間』,但他就是不聽,非要在只有兩人獨處的時候才肯叫他想聽的稱呼。
「再不開門我就要踹門了!」
「小瀨好吵……」打開了門,血紅色的雙眼映出了醫生生氣的臉,那副銀色的眼鏡也反射了他明顯剛起床的樣子,啊啊,好睏,現在明明還是他的睡覺時間耶,「不是說沒事不要來敲門嗎?」
「那你也不能把病房的門鎖住啊!」醫生生氣的說,「趕...

© 朔間家的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