凜泉|ある日、ココロの中に|第五章前半限定公開
因為沒有要寫萬聖節賀文的預定所以公開一點點第五章前面給大家看><……!
以上

零凜 《毒リンゴ》


輕快的音樂在大廳響起,空曠的中央有蝙蝠與黑貓正在起舞,他們互相交錯,視線卻沒有互相對焦。
清脆的咬嚙聲音從黑貓的嘴裡滿溢出甜膩的汁液,旋轉著身體擁抱住蝙蝠將舌尖的毒液與他共享,濕濡的親吻後灑落的月光,是多麼寧靜。

「別離開我身邊。」

蝙蝠只是微笑,牽著黑貓的手帶著他飛翔在半空中,他能做的僅只於此了。

「只要你不放手的話。」

從房間逃竄出來的魔物手持著金色的南瓜剪刀削斷了人偶的線,這座宅邸編織著最後的哀歌。
我們等不到黎明侵蝕,也等不及破曉來臨,從唇邊滑落的腥甜昭示漫漫長夜將永遠持續。

——在睡夢的夾縫裡。

我是覺得
你們應該對瀨名泉好一點(…)

零凜
《死去的十字架》

[凜泉|ある日、ココロの中に|Chapter.4前半試閱]

*後半上次已釋出

第二次了,這是他們誰也沒想到的開始,他想,他永遠不會忘記在朔間凜月對他告白時那張蠢得要死的臉,並且他們真的一起回家了。
雖然是回到各自的家裡就是了。

還真的跟瀨名泉交往了,這種感覺好奇怪。
「真緒……」
「都說過多少次了,不要拿筆戳我的背,會痛耶。」受不了自己好友的攻擊,衣更真緒只好側坐轉身看他,順便抽走了放在桌上的筆記寫上了剛剛上課時的重點,「又怎麼了?」
「幫我抄筆記。」
「……我現在不是正在幫你抄嗎,真是的,明明人就在教室裡為什麼不專心一點上課啊。」
把臉埋在放在桌上的手臂裡,朔間凜月整節課意外的都是清醒著的,只是腦子裡想的卻跟上課的內容毫無任何關聯,偏過頭看著自己張開的手掌,那上面好像還殘留瀨名泉牽住自己手時的溫度,無法壓下心裡的躁動感。
跟瀨名泉交往已經一個多月了,可,他們除了回家時在沒人看到的地方牽牽手、再多的話頂多只是嘴對嘴的親吻,就這樣結束了,他們的日常幾乎沒什麼改變……不如說要是有什麼明顯的變化,就是瀨名泉在他面前提到遊木真的次數好像有增加的跡象,到底是為什麼?雖然已經成為對方的另一半,這可是那個遊君沒辦法到達的境界後來也不會太在意了,畢竟每個人都有在乎的事情……不是,他在想什麼?自己不也在他面前一直提到真緒嗎?
把手機塞進口袋乾脆站了起來直接離開教室,這樣的好天氣只待在這種麻煩的地方似乎太浪費了,等到衣更真緒發現他不是睡著了而是離開了才翻了翻白眼,把他書包裡的筆記本都拿出來抄寫一遍新的東西上去。
「那傢伙……到底是怎麼了?難道真的跟上次說的女生交往了嗎?……怎麼可能嘛。」
蓋起筆記本,衣更真緒搔搔頭希望是自己想多了,也不是小看自己青梅竹馬的外貌或能力,但畢竟是那個朔間凜月耶?那個一直說著自己是他的家人的朔間凜月。
這樣的他,是不是也變得成熟獨立起來了?

「真好啊,小凜也找到了我以外的重要事物了。」

朔間凜月躺在頂樓的陰暗處卻沒有閉上雙眼,打開頂樓的鎖對他來說非常容易,甚至只要一根迴紋針就能輕易辦到。
可撬開一個人的心房卻沒有這麼容易。
丟開手上的迴紋針從口袋裡拿出他的手機,整個人靠在牆上打了哈欠伸手就拍了一張照片傳給現在應該在上課的人,果不其然沒有任何回應,也是,要是現在這時間他還搭理自己的話——
『你在哪裡,是不是蹺課了?』
「欸?」
帶著呆滯的表情看著螢幕上跳出來的對話框,上面很明顯的寫著小瀨的暱稱所以不可能認錯,可是怎麼會?
『小瀨?你不是在教室乖乖上課嗎?怎麼,學我蹺課睡覺?』
『誰像你一樣在大白天就睡成笨蛋,我是臨時有工作請假了,剛剛才結束。』
『既然你蹺課了,我就去找你吧,反正也沒事。』
『在可以看到小瀨走過來的頂樓。』
很快的傳給瀨名泉自己的位置,朔間凜月將手機螢幕蓋在自己的心上,彷彿這樣就能平撫那開心的心情,這樣的心情從來沒有感覺過,不是訓斥,而是說要過來陪他。
掃開了角落成堆的迴紋針,靜靜的等待他來到頂樓的時間簡直太難熬了,他現在就想見到瀨名泉。
「小熊?」剛推開被打開鎖的頂樓門,瀨名泉就紮實的吃了朔間凜月一個擁抱,不難想像他為什麼會有這種反應,也伸出手去摸摸對方的頭讓他鬆手:「放開我,熱死了。」
鬆了手,朔間凜月竟然有點緊張,這一個多月的轉變雖然很小,可令他高興,他的小瀨依然很溫柔,依然對他很好。
「我帶了便當,一起吃?」
「嗯,小瀨自己做的?」
瀨名泉看了他一眼,往剛剛朔間凜月躺的位置坐了下來打開飯盒,讓了讓位置也讓他坐下:「如果不是我做的你就不吃了嗎。」
擠到瀨名泉旁邊,嘴巴張開讓人餵食便當裡的配菜,朔間凜月搖搖頭:「唔嗯,如果不是的話勉強吃一下也可以。」
勉強……。瀨名泉有點想翻白眼,這傢伙到底有多喜歡自己?應該說,朔間凜月平常到底都吃什麼東西填飽肚子的?真是讓人擔心。
要是能時刻陪在他身邊就……
瀨名泉停下手,他發現朔間凜月一直盯著他看:「幹嘛?」
「小瀨是不是累了?」
「欸?」
眨巴著眼睛,瀨名泉從工作開始到結束都沒好好休息,這點他自己也知道,而在朔間凜月面前他也跟平常是一樣的,吧?為什麼在這個人的眼前,自己的一切都會被摸透啊。
「不要勉強自己,小瀨。」朔間凜月說,吞下最後一個玉子燒後把便當盒蓋上拿走隨便放在一邊,自己躺在瀨名泉的腿上往上看著他:「多依賴我一點也可以喔?」
「……誰要依賴你這個蹺課還擅自打開頂樓門鎖的傢伙。」
可是好像真的有點累了,各方面都是。
不管是學校還是工作,雖然還應付得來,可壓力不是普通的大,或許應該稍微讓自己輕鬆一點,放掉其中一個……再說吧,如果真的撐不下去了就說明自己的努力還不夠,或是努力錯方向而已。
沒有在意瀨名泉的話,反而用臉頰蹭了蹭他的大腿,「我看得出來小瀨是真的很喜歡現在的樣子可是壓力也不小吧?吶,小瀨,我想要了。」
「你、你突然講什麼我聽不懂。」瞬間紅了臉,怎麼可能不知道朔間凜月在講什麼,這一個月來他們在一起獨處的時候接收到的明示暗示都讓他非常困擾,「你別想了,我的壓力不用你來幫我排解,而且用這種……方式,第一次的經驗已經夠糟了,怎麼可能有下次啊。」
朔間凜月不禁回想他們第一次的經驗沉默了下,那是瀨名泉不好,讓他想起來他曾經在那張床上偷偷自O的事情才衝動的跟他做了,但沒有下次的話他可是會忍不住的。
「不要這麼快拒絕我嘛……我最近在想啊,要是小瀨不穿內褲上學,然後中午休息來跟我做的話不覺得非常過激背德嗎……痛痛痛、小瀨好痛!放手、放手……嗚……」
用力捏了一把朔間凜月的臉頰,瀨名泉的臉紅到耳朵快要不能見人:「你在胡說什麼,超煩人,才不會這樣子做!」
「開玩笑的啦……小瀨好兇……」揉揉自己被捏的地方,整個人坐了起來就抱著瀨名泉撒嬌,反正也不會有人來頂樓,他親了一口瀨名泉的脖子告訴自己不能咬,想了想後附在他的耳邊輕輕的蹭:「即使是我,也是會寂寞的啊……」
「……」
沒有回話,瀨名泉打消了本來想推開人的念頭,抱好講完就睡著的人閉上雙眼,認真思考了朔間凜月講剛剛那些話的真正意思到底是什麼。
……是嗎,即使是小熊,在我身邊也是會感覺到寂寞的嗎。

「為什麼搞的認真思考的我好像是笨蛋一樣啊,小熊超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