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圖
P2原圖

凜泉|クマの鬼と白蛇のカミ様|輪廻ノ呪い


朔間凜月親身經歷了應該消逝的人,在等待之後又重新回到他身邊的荒誕。
那是他還住在朔間本家的事。
然而回來的人,已經不是當初那樣熟悉,甚至需要幫助他們取回遺失的記憶,即使這些經過輪迴的人回到了他們身邊,可,他們的人生依然活在過去。
朔間零摸摸他垂得低低的腦袋,告訴他這是違背世界規則的結果,因為他們一時的偏差,害這些人變成如此。
「真緒他……兄長……我只不過是想要真緒待在我身邊……」他最喜歡的人類朋友,都是他害的,都是他。
眼淚滴滴答答的掉,朔間零把他弟弟圈在懷裡,靜靜的等他發洩完情緒,把哭累的人抱起,決定將降在朔間一族上的詛咒全部背負,他不允許他的弟弟受到更多餘的傷害。
後來,他發現朔間凜月沒這麼脆弱,他只是在害怕,害怕他被自己決定承受著的詛咒給反噬,然後再次遠離他而去。

而白蛇神也與詛咒有關。
瀨名泉從來都沒看過月永雷歐那種寂寞的表情,尤其是他問自己「要不要成為偉大的神明大人」的時候。
成為偉大的神明大人,就意味著孤獨,意味著他可能再也不能懷有自私的情感。
他的化身為白蛇,美麗的白色蛇鱗點綴了藍海的閃耀。
當時小小的手抓住了動彈不得的陰陽師,小白蛇坐在他身上往下看著他。
「要是我成為了神明,是不是就可以把你從輪迴裡解放出來……呢。」
月永雷歐恢復知覺的手舉起用手刀從他腦袋上敲下,然後用他最好看的微笑望著他。
「瀨名,別露出這種悲傷的表情,這不是你的錯。」
可是要不是他,月永雷歐又怎會答應朔間這種事?因為他重生,又怎麼會痛苦的活在過去?他的手,他的才能……還有那些令他對這個世界失望的混帳……
「海的神明已經同意我將你帶走,瀨名,你怎麼說?」
「我——」

瀨名泉從夜晚驚醒,冷汗爬上整個背後,風鈴的叮噹聲音將他喚回現實,於是他看見朔間凜月抓住他的手擔心的看著他。
該死的過去,該死的等待,時間的流逝根本無法沖淡曾經的傷害。
朔間凜月伸手抹去瀨名泉臉上滑落的眼淚,那張好看的臉現在在他的眼前哭的樣子讓他感覺有些自責。
「對不……」
「你要是跟我道歉,我就絕對不會原諒你。」
也只有這個小鬼王能肆意大膽的窺視他的夢境,不知道在他冬眠時,這傢伙到底偷窺了他多少過去。
搔搔頭髮,白蛇神其實也不是在責備他。
「……小瀨,你也擅自看了我的過去。」
他得承認,朔間凜月的過去並不比他好上多少。
「那個人類現在還在嗎?」
「真緒已經失去了全部的記憶,也看不見我了。」說出口時,朔間凜月的聲音在顫抖,「這樣很好,這樣他就不必忍受異樣的眼光,不用再忍受我的任性。」
只是,已經轉生過數次的人類,這一世已經是最後了。
「小熊……」
「所以我不會再害怕,所以……小瀨,你也不要害怕。」
月永雷歐已經不在了。瀨名泉偶爾會做像今晚的夢,明明在夢裡還可以牢牢抓住他的手,然後醒來卻什麼都得不到。
「我不怕,只要有小熊在旁邊,我就不怕。」

「他們這麼說呢,小狗。」
「囉唆,本大爺不是狗,是孤高的狼。」
在神社屋頂上的大神晃牙差點把坐在他身上的朔間零給甩下去,他明白,朔間零對朔間凜月懷有的情感到底是如何的,「阿凜他真正害怕的是你身上的詛咒吧。」
撐著傘,朔間零透過他的鮮紅色雙眼看出去的世界其實是美麗的,至少他是這麼認為,「凜月對吾輩的感情吾輩怎會不清楚?汝也怎會不知曉吾輩的想法?」
大神晃牙用鼻子哼氣,呿了呿翻了白眼。
「我還沒見過這麼扭曲的兄弟感情!」
「那是小狗歷練還不足的證明啊,好了,趁黑夜還未破曉,回家吧?吾輩如果繼續待在白蛇神社,恐怕凜月又要不高興了。」
就你問題最多。
兇狼慢慢起身,隨著風的律動消失在白蛇森林的深處。
朔間零,再活,能幾年呢?

「總之不是現在。」
瀨名泉把他的手放在還跳動著的心臟之上,「只要小熊還活著,朔間他就不可能死去,當然,我也不會。」
朔間凜月抱住瀨名泉,搖搖頭。

「這是永遠的約定,小瀨。」
「嗯,永遠的約定。」

p2偷放新刊最後一章

第七章寫完了浮個水

生、生存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