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猜猜誰被吃了》
knights
不是什麼令人愉快的東西,慎點

我真的不太理解到底lof的審核機制到底是什麼
我怎麼想都沒辦法接受我的文字創作被別人管控
或許是根本的生長環境不同
每每看到有中國的太太說哪裡哪裡又在掃黃什麼的
就覺得
活成這樣也太辛苦了……

[凜泉]

激起浪花的心,已經好久沒有了。
朔間凜月在斜陽之下看著走在他前方的瀨名泉,赤裸著腳踢著打上沙灘的海水,冰涼的溫度他並不喜歡,可不知怎的已經習慣了好久、好久。
瀨名泉只是走著走著就停了下來,轉過身去看了一眼跟在他身後有一段距離的朔間凜月,往後退一步、再往後退一步,只要朔間凜月往前,他就往後退。
「小瀨,專心走路。」
瀨名泉卻不理他,停下了腳步的同時海面上的金黃色漸漸的消失在那條無法到達的線上,晚風吹過他們之間,柔軟的髮絲輕輕的、像是要被吹散一樣。
「這樣我就不能看著小熊了。」
他說,說得很平靜,掛上了很美的微笑。
再一下下就好,我會往前,在剛開始的夜晚牽起你的手,然後走在你的身邊,讓你不用看著我也可以感受我的體溫,所以,再一下下就好。
「回去吧,小瀨,我們一起。」
「不然你還想跟誰一起,笨熊超煩人的。」

兩份稿子
還沒寫完
嘻嘻

[凜泉|思い出すのは-34]


雪花落在瀨名泉的頭上成為了過多的銀白色裝飾,寒冷令他更靠近靠在他旁邊走路的朔間凜月,鼻子被凍得薰紅,吐出的氣息瞬間被冰成一團煙霧重新融化在這個世界裡。
交往的第二年他已經是大學生了,相比同年齡卻還是高中生的朔間凜月,瀨名泉竟有種多了一個弟弟的……不,是需要多照顧一個麻煩傢伙的感覺。
「小熊走快點,很冷。」
「欸……因為很冷,老爺爺走不動了啦……能不能隨便撿個紙箱直接睡在路邊啊……」
一點也沒變,一年過去了,他還是這個樣子。
不曉得是羨慕還是什麼別的感情,瀨名泉都不覺得自己還是當初的那個自己了。
從口袋裡拿出鑰匙轉開門鎖,終於進了屋子裡面開了暖氣讓身體暖和了點,朔間凜月更是直接縮成一球往沙發上倒著就睡著了,像是冬眠一樣,一動也不動的。
收拾好兩人的書包跟幫忙脫下了外套,瀨名泉搖晃了兩下已經睡著的人打算讓他清醒點,卻沒想到這人直接大力的扯住了他的手腕讓他整個人壓在身上,甚至差點親到了他的臉——
不對不對,現在沒有要陪他胡鬧!
「小熊放手……先去洗澡再睡覺!」
「……嗯……再十分鐘……」
「你以為你是賴床的小學生嗎!起來,快點!」
朔間凜月皺起了眉頭,已經打定主意先舒服的睡一覺了卻被人打壞好事,再怎麼樣都不會高興的吧?
「起床有什麼好處嗎?」
哈?好處?明明是該做的事情卻來討獎勵,有沒有搞錯?
「能吃到我做的晚餐,今天晚餐吃蛋包飯……喂!不要咬我的手!」拑住了朔間凜月的下巴迫使他張嘴,趁機把手指抽出來後往旁邊閃躲卻直接從沙發上掉下來的這件事,瀨名泉一輩子都不會想要記得與承認的。
「晚餐吃小瀨就好了吧,好久沒喝小瀨的血了……」
「這不是你可以咬我的手的理由。」從地上爬起來打了對方的屁股,瀨名泉卻一屁股坐在朔間凜月旁邊學他縮成一團。
「嗯?小瀨?」
「別吵……今天好累……都是你害的。」
「起來嘛……我想吃小瀨的蛋包飯……好餓——」
對朔間凜月撒嬌的次數變多了,如果是一年前根本無法想像自己會如此寵溺這個任性的混蛋傢伙。
「那你願意去洗澡了?」
「如果是小瀨的要求的話,我就去一下也沒關係啦。」
「為什麼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啊……啊啊煩死了,不許回話,趕快去!」
他到底是為什麼會攤上朔間凜月這個麻煩鬼啊……。